罪恶都市 女警炼狱】(17)乱伦惨事 老八受辱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不,不——不要——”小夜像疯了般扭动着小鹿般健壮的玉体,虽然被青龙会的恶棍们轮奸过无数次但她实在无法接受被迫跟自已的亲人乱伦的惨事,虽然双臂被制但双腿拼命乱蹬乱踢,但腿间的疼痛让她反抗是如此无力就算只是两个普通的走卒也不当回事。
夏建国双眼喷火恨不得把齐谨先碎尸万段但奈何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更可恨的是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用她那性感的小嘴不断刺激着他的肉棍,他想要克制自已的情欲奈何肉体背叛了他的意志,肉棍很不争气的越来越硬越来越直。
雪莹只感口中夏建国的肉棍已经直顶到嗓子眼里把她呛得有点难受,但已经为无数男人口交过的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她的丁香小舌在对方的龟头和肉茎上快速打着转,那已经如火纯青的舌功令夏建国钢铁般的意志也开始出现了松动,痛苦了脸上竟泛出一丝快感。
“唔唔——”夏建国的腰开始难以自制微微扭动着,胯部开始微微向上挺起,肉棍的龟头一下下撞击在雪莹的嗓子眼上,他脑中竟闪过用它捅死眼前这贱女人的念头。
“好啊贱奴,干得漂亮,咱们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夏队长被你的小嘴弄得很爽啊,加把劲啊,让近亲乱伦前多点节目”齐谨先狂笑道。
唉,我算是彻底完了,小夜真是要恨死我了,没办法,真是对不起,我真是自身难保,他们让我做什么我只能做什么,不过自已胸前的摄像头把这一切拍下来的话是能够起到揭发这些恶棍的罪证还是把自己送入地狱的铁证呢?
雪莹心中暗自苦笑但嘴却不闲着,舌头外她的细白牙齿也加入进来,微微的痛疼伴随着难以抑制的欲火终于让夏建国的肉棍变得坚硬如铁,再这样下去顶多一分钟就要射在雪莹的口中了。
“贱奴,差不多了吧?你可别把夏局长的精给偷喝了,这可是要小野猫下面那张嘴好好享受的啊”齐谨先大声道。
“唔,行了——可以了——”雪莹勉力把小嘴张开吐出了夏建国的大肉棍子,只见那肉棍已经竖起足有半尺长显得甚是狰狞,肉棍顶端的龟头已经是一片赤红。
“不——不要,舅舅,快缩回去啊,快缩回去——”精神几近崩溃的小夜疯狂惨叫着,但随即又过来两个大汉将她的双脚也抓住拉开将那已经红肿不堪的阴户对准了夏建国高耸起的肉棍。
“不——不——”小夜仍旧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扭动着想要改变角度,但几个大汉却一起用力将她那饱受折磨的阴户狠狠插入了夏建国的肉棍之上。
"啊------"小夜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原本被奸淫无数次的她以为自已早已不会再如此痛苦,可现在她真是感到现在的痛真是比被田洪强奸失贞那一刻还要痛,她竟被迫和自已的舅舅发生性关系,这可是乱伦啊!
夏建国这铁汉此时也是满脸痛苦双目紧闭,自已的肉体背叛了他的意志在心爱的侄女体内抽插着让他心如刀绞!
早知如此真该在被擒之前就抓紧机会自杀,现在却落得如此下场,不但害了自已也害了小夜,小夜受到了这种乱伦的打击恐怕她内心所受到的创伤是永远也无法愈合的,如果不是自已——
一时间强烈的愧咎直涌入夏建国的心中,他有生以来从未像现在那么无地自容,虽然肉体分明在侄女充满春青和活力的躯体内获得莫大的快感但是却让他的内心痛苦异常。
雪莹则伸出一只手用力掐动着夏建国胯间的两个肉袋更紧刺激着它们,另一只手则大力揉捏着小夜那晶莹高耸的右乳,二指夹紧那粉红色的颗粒转动着,现在她也只有卖力表现才能不引起青龙会诸人的怀疑,尽管这实在非其所愿。
“啊,哦——杨雪莹!你这个臭婊子——啊——我发誓要杀了你——”小夜屈辱的泪水下是一双充满憎恨的双眼,那眼神真是恨不得把雪莹千刀万剐了,昔日的那些情义和对雪莹的同情已经荡然无存了。
雪莹心中也是羞愧难当,可是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又岂能再停手?为了自已的将来,为了能够帮田局,也是能够帮自已摆脱青龙会,她现在只能当个不要脸的婊子了。
“喔喔——唔——”夏建国满是血污的脸一阵抽搐,腰部一阵剧震,显然已经到了射精的临界点了,小夜则是惊恐万分拼命晃动着玉体想要把自已从舅舅的肉棍上甩出去,但四条大汉抓住她的手脚又如何能够挣脱。
夏建国的肉棍龟头顶住了小夜小巧的子宫口猛得一阵猛射,白浊的精液直灌而入,小夜只感体内一阵炙热难当顿时全身瘫软无力软了下来。
完了,被舅舅射在里面了,自已居然真的——小夜像是傻掉一样歪着头喘息着抽搐着似乎完全丧失了叫骂的力气。
“哈哈哈,把她拔出来吧,让她好好看看舅舅的肉棍子,看来夏局长的床上功夫还是不错的,把小野猫侍候得很爽嘛,现在真是一点野性也没了呀”齐谨先嘲笑道,众淫徒也是跟着一起大笑,雪莹也唯有勉强笑着。
小夜被架着抬起离开了夏建国的身体,之后小脸被凑到夏建国已经萎缩的肉棍前,肉棍上沾满了白浊的液体一直淌到地面,小夜双眼呆滞口角流下一行口水真像是傻了。
看着小夜这副样子夏建国真是恨不得能够马上自尽,可是偏偏又无法做到,这种被逼奸淫侄女的屈辱真是让他几乎崩溃了。
“夏局长,你很内咎吧,都是因为你才让你的侄女受这般的苦,你说了不就行了吗?快说吧——”一旁的陈老立即抓紧时机施展密宗精神力秘术开始影响夏建国。
夏建国双目睁开眼神开始变得迷茫起来了,极度的失落和羞愤令他一直紧绷着的意志开始松动了,这让陈爷感到一阵欣喜,用这乱伦的一招果然有效!即使夏建国铁了心不在乎他们公开他和自已侄女的乱伦录像,可是这对他心理上的打击也是非常严重的,而这是他用精神力撬开他嘴的最佳时机了。
齐谨先是何等人物自然明白陈爷的用意,示意手下将夏建国口中堵着的小夜的内裤扯下好让他能开口说话。
“你做了一辈子警察确是廉洁奉公,可是你的手下却都成了什么样?你的兄弟田洪又成了什么样?他们也不过是随波逐流,这个社会就是这么黑,你就算想当明灯结果落得什么下场?看看你的侄女,那么年青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若不是你她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吗?跟你乱伦啊!唉,你真是害了她一辈子了”陈爷充满诱惑力的声音直灌入夏建国的耳中。
“是——是啊,是我害了小夜——我——我对不起她——”夏建国两眼无神喃喃说道。
“为了不让她再受苦,你就说吧,告诉我潜龙是谁?他到底是谁啊?快说吧——”陈爷一瞬间将自已的精神力提升到了极致,他有九成把握可以让夏建国说实话了。
“我——我——说——潜龙——潜龙他就是——”就在夏建国抵受不住眼看要说出潜龙真实身份的一刻,一副痴呆样子的小夜突然像是清醒过来一口咬住了夏建国两腿间的命根。
“啊——”胯间剧烈的疼痛令夏建国猛然间清醒过来,自已刚才差点就说出潜龙的真实身份了,不能让自已再犯错!他毫不犹豫把舌头放在牙齿之间狠狠咬了下去。
“呜——”陈爷正全力运用精神力之即没料到这个变故,竟未及阻止夏建国咬舌,结果等他出手卸下夏建国下鄂之时,一截沾满血的舌头已经落在了他的脚下。
“该死——”陈爷功败垂成饶是心机深沉的他也不禁恼羞成怒一掌正打在小夜胸口上,直把原本高耸的乳房打得当场陷了进去。
小夜口一张一口血喷得夏建国胯间一片血污,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肉棍上的血还是她吐出的血,玉体直飞出二米多外撞倒了三个打手,当场晕死过去。
夏建国下体和口中疼痛难当口中尽是鲜血可是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他总算悬崖勒马咬掉了自已的舌头,这样对方想再从他口中探听到潜龙的真实身份已经不可能了,下体的剧痛并没让他对小夜产生怨恨反而感到心情放松了不少,如果自已这样丧失了性功能也就不能再被迫和小夜乱伦了,这也算是因为自己对原则坚持造成小夜心灵严重伤害的赎罪吧。
齐谨先阴沉着脸看了看夏建国的下体,只见肉棍已经被咬了个大口子鲜血不断涌出,若不进行治疗恐怕就要废了,他摇头道:“快点,马上帮他止血,别让他就这么死了,可没那么容易。”
周围的众爪牙这才回过神来,忙七上八脚上前给夏建国止血,而另一边陈爷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一出手几根银针射在夏建国几处穴道上缓解他伤势的加重,同时又给躺在地上的小夜扎针。
刚才陈爷那一掌含怒发出把小夜当场打得内伤晕倒,好在他在极怒中仍有几分理智未使出全力否则刚才一掌足以致小夜于死地,在银针扎穴后小夜赤裸的身体一阵抽搐。
“陈——陈爷,她——她不会死吧?”雪莹看到刚才惨烈的一幕呆怔了半天才轻声问道,内心深处其实竟盼着小夜就此死了,要是她死了就不必再承受这些痛苦,而且小夜现在恨自已入骨将来要是来报复她可怎么办?想到刚才小夜怨毒的眼神不禁让雪莹浑身一凉。
“死不了,她现在可是要活受罪了,找二十个兄弟好好干她,只是别要了她的命”陈爷施针后冷冷道。
“嘿嘿,夏建国倒真是条汉子啊,连我都有点佩服他了,换成是我也不见得能够挺得住啊”马奔雷在一旁居然面带钦佩道。
“马大哥,这条子可是咱们的敌人,你怎么能佩服他呢?”冯彪一皱眉道。
“没什么,我只是佩服他是条硬汉,现在这年头这样的硬汉真是越来越少了,如果他不是条子我或许还愿意交他这个朋友,他的侄女性子也挺烈居然咬了舅舅的命根,这股子野劲我喜欢,老齐你就把她交给我吧,这野猫我想好好操操”马奔雷走上两步拍了拍小夜苍白的小脸道。
“哦,老马你胃口变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会跟贱奴大战三百回合呢”冯彪在一旁看了雪莹一眼大笑道。
“哼,这贱货除了第一次还算让我觉得尽性以后就跟条母狗似的了,老子越干越没劲”马奔雷鄙视般看了雪莹一眼,雪莹忙一低头不敢跟他对视。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齐谨先显得颇为失望,让众人散去,夏建国被解下椅子抬去医务室治疗,而小夜则被马奔雷抱起狂笑而去。
雪莹长出了口气正要转身出门肩上却一紧,她忙回头一看却是一脸阴沉的齐谨先。
“堂——堂主,您想要我跟您——”雪莹一边说一边开始解自已腰间的皮带。
“等一下,我今天没这兴趣”齐谨先示意他的贴身保镖也出门把门带上,此时囚室中就剩下了他和雪莹,齐谨先一言不发盯着雪莹,只把她看得心里直发毛。
惨了,莫非他已经知道我跟田局暗中的协议了?不能慌不能慌,他应该没有证据的,雪莹做贼心虚一只手不由自主捏了捏胸前那枚伪装成纽扣的摄像头,两条腿竟开始微微发颤。
“雪莹,别怕嘛,坐吧——”齐谨先居然没有喊她贱奴的绰号而是显得很和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坐下。
雪莹一时间受宠若惊般坐在椅子上道:“堂主,你——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
“没事没事,老实说以前我对你是太狠了一些,你也别怪我狠,这几年你跟我们为敌可是杀伤了我们不少兄弟,兄弟们心里都憋着股怨气,不在你身上发泄发泄是不行的,不过这段时间我看出来你是决心要效忠本会了,而且也为我们立了不少功劳,所以龙头已经决定原谅你昔日的所做所为,决定提拔你做上本会的新堂主,最近我们要在北龙南区设立个新堂口,这个位子想要让你来填上”齐谨先笑道。
“什么?龙头要我——要我当新堂主?您不是开玩笑吧?”在青龙会数月来宛若最低贱妓女般的雪莹听到对方居然打算让她当新堂主不禁怀疑自已是在做梦。
“呵呵,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这段时间为本会做出的贡献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你连自已的至交好友都翻了脸又怎么再走昔日的老路呢?你的身手很不错而且长得也漂亮,凭什么不能在本会中坐一把交椅呢?”
“那——那我真是太感谢龙头和堂主的栽培了,雪莹我定当为本会赴汤蹈火”雪莹一脸欣喜道,心中却是七上八下,这可怎么办?我这边已经下决心要帮田局整垮青龙会,青龙会这边却居然要升她的官,而且一下子就要让她当堂主,对方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嗯,那雪莹你对本会是绝对忠心的了,我问你件事,你要如实跟我说实话哦,这段时间田洪跟你打得火热到底想干什么?”齐谨先话锋一转开始进入正题了。
雪莹只觉得脑袋“嗡”一声响,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她就是怕自已和田洪的计划被青龙会发现,对方这么问显然是已经怀疑她跟田洪了。
怎么办?怎么办?自已能蒙混过关吗?齐谨先会那么好骗?
雪莹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挫折总算也比原来强了很多,脸上居然没有变色强自镇定笑道:“能有什么事啊?他想包养我当他的情妇呗,唉,虽然看他都快五十的人了,居然还对我好像挺痴迷的,这段时间还给我买了不少衣服靴子讨我的喜欢,他待我好我也就逢场做戏罢了。”
“哦,只是那么简单?”齐谨先眯起眼睛,锐利的眼光像是要看穿雪莹一般。
“就那么简单啊,否则齐堂主你以为我们之间能有什么事啊?”雪莹嫣然一笑道,脚踝却已经暗中运力,如果齐谨先要动手的话她马上就出靴刀,虽然论武功齐谨先只逊她一筹想要在几招内擒下他跟本不可能但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好,这样最好,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弄明白一件事,你现在是我们青龙会的一员,我们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你现在已经摆脱不了我们定期提供给你的药了,如果你想背叛我们那你绝对会比当初惨千万倍,田洪不过是个贪脏枉法的老色鬼,别以为他真的会帮你,他只是在利用你罢了,毒蝎帮的人跟他最近凑得很近,他救你的那出戏演得真是烂透了,你不会真会相信他吧?如今他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我们要捏死他就像捏死一只小虫那么容易,你要是想把宝押在他的身上那我就奉劝你点打消这个念头”齐谨先面无表情冷然道。
雪莹只感后脊一凉,只感自已和田洪的计划要成功的希望非常渺茫了,对方肯定已经在监视他们了,现在如果把事情全盘托出的话也许自已还有机会,可是田局他——
想到田洪在她身陷群匪淫辱的绝境中把她从那张台球桌上救了下来,他那温暖的胸膛给他带来的安全感,又想到之前齐谨先马奔雷老八他们对她的疯狂折磨,她不再犹豫下定了决心,就算田局救自已真是一出戏可是她也宁可当这是真的,不就是利用吗?自已宁可让田局利用也不愿被这些心理变态的家伙利用。
“堂主,我真的全都实话实说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啊?我那有胆子造反啊”雪莹一副委屈的样子道。
“没有就最好了,你回去吧,今天不用陪兄弟们过夜了”齐谨先没有表情的脸露出一丝笑容让雪莹回去。
雪莹紧绷着的心脏总算放松了下来,笑着跟齐谨先道别后开门离去,骑摩托回市区起码要三个小时了,她得快点回去要田洪小心。
过了几分钟后,冯彪走进房中将门掩上上前道:“堂主,那婊子说了些什么?”
“说个屁!田肥猪有什么本事啊?居然能让这婊子对他死心塌地!这婊子居然还真为了他想跟我们作对了,好啊,既然她选了这条路那我就成全她!阿彪,你跟着她,如果她再去会田洪的话就把他们两个都一起抓来,记住要活的!我可不能让他们死得那么容易,何况计划实施可缺不了田洪,秦婊子还是没消息吗?”
“对不起,堂主,我——”冯彪一阵苦笑道。
“少来跟我说对不起,如果让她回去那你就没命再说对不起了”齐谨先眼中杀气暴现。
“是,我马上就去办”冯彪想起上次齐谨先盛怒下差点崩了他的事吓得三步并成两步直窜出门外。
齐谨先平伏了一起自已的情绪,自言自语道:“龙头马上就要把那帮警妞兵妞骗进兰泉山来了,嘿嘿,这下子可能把她们卖个好价钱,只是我这里可万万不能出错”,他信步走出囚室走到走廊尽头打开一道铁门。
只见室内一个赤裸的娇小的少女满身青紫被绑在床上正暗自抽泣,两腿间更是一片狼籍,看到他走进来吓得忙转过脸不敢看他。
“司徒灵灵,这几天我的兄弟们还让你挺爽吧?我要你考虑的事情你考虑清楚了吗?”齐谨先大声道。
“我——我——”原本正气凛然的小女警此时似乎变得异常消沉了。
“看看这个是什么?”齐谨先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照片朝灵灵晃了晃,照片上竟是灵灵十五六岁时的照片,照片中的她身旁是她的父母。
“你——你是从那里拿来的我的照片?”灵灵惊恐道。
“那里?当然是从你家里拿来的,你父母虽然找不着你急得要命可并不妨碍我的手下晚上进你家,他们可是一点都没察觉到哦”齐谨先冷笑道。
“不,求你不要伤害他们,这和他们完全无关”灵灵浑身颤抖哀求道。
“嗯,我现在是还没想要伤害他们,只是我想要做的话就完全能做到,他们会在一场意外中丧生,晚上忘了关煤气,今年这种意外事故在咱们北龙已经有上百起了”齐谨先狞笑道。
“不——不要啊,我求求你了,不要杀他们——”灵灵一想到自已的父母随时会惨死在对方手中顿时陷入了崩溃,原本以为自已逃出虎穴后必有后福却不料又再次落到这些恶魔的手中,这回甚至还要连累父母,她一直坚信的正义理念对她似乎已经毫无意义了。
“看来你还算是个孝女,只要你跟我们好好合作,我绝不会碰你父母一根汗毛,不久之后我就会放了你,你就能再次见到他们了”齐谨先道。
“什么?你——你会放了我?可是——可是我之前说的都是实话啊,那天潜龙救我时蒙着脸,我只知道他是个男人,他是谁我真的不知道啊”灵灵苦笑道。
“陈爷已经对你用过秘术,我相信你说的确实是真的,不过听说你是个电脑天才兼黑客,我想让你帮我做些事情,你得——”齐谨先微笑着把自已的要求告诉灵灵。
“什么?你——你是要我出卖所有姐妹啊,我——我不能——”灵灵刚一开口一看到齐谨先那凶狠的眼神顿时不敢再说下去了。
“怎么?你这个孝女又要讲义气了?为了义气就不要自已的父母了?你现在就做选择吧!是要对得起你的那帮好姐妹还是生你养你现在还在担心你的父母呢?”齐谨先丝毫不给灵灵一点时间拖延。
灵灵闭上双眼充满愧疚的长叹了一声:“唉——我对不起你们。”
=======================================================================================
“您是郑先生请来帮助我们的吗?不知您怎么称呼?”王胖子一脸惊喜的看着眼着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来者一身西装身材中等,脸色泛黑,但眼神中透着一股子冰冷,让他看了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呵呵,叫我老K好了,其实上面早就已经派我们秘密潜伏在北龙监视青龙会和政府机关高层之间的往来,当年郑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他的公子出了事我自然不能不管,何况这次陷害他的也是青龙会,正好一起解决这件事情”那个自称老K的中年人道。
“老K,我真的是被陷害的,他们还抓走了我的未婚妻还有王市长的女儿,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们,我未婚妻肚子里已经有我的孩子了”郑东平双手抓着沙发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请放心吧,郑先生已经说了这事,我会保证将她们安全送回来的”老K点头道。
“是啊是啊,因为我们不肯跟青龙会同流合污,所以他们才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绑走我们的亲人,我王某人虽然无能却绝非无耻之辈——”王胖子一下来了精神开始表现出跟青龙会之间的誓不两立,老K看在眼里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
“好了,王市长,你跟青龙会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很清楚,你不用再多说了”老K打断了王胖子的喋喋不休。
“啊,这——是是,我的问题还是很严重的,在我这任因为畏惧这些恶棍的凶焰不敢和他们做正面冲突实在是惭愧,我已经准备好辞职了”说罢王胖子瞄了一旁郑东平一眼,心中暗想:这位子不坐也罢,再查出问题以前主动辞职乘早甩掉这麻烦等丹娜安全回来后我们就马上移民去国外,这位子就当顺水人情送给你小子了。
“郑主任,你之前跟我说的有个神秘人表示愿意跟你联手对付青龙会还暗中提供了你一些绝密的资料,你能给我看看吗?”老K不愿再理会王胖子开始入主题了。
“是的,我至今仍旧搞不清楚这个是什么来历,我曾怀疑这人是青龙会派来试探我的,但现在看来又不像,你看看这些资料吧,都是那人用快递送给我的”郑东平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资料交到老K的手中。
老K随手翻开看了几页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哦,那个人能弄到这些东西确实不简单啊,这似乎比我们掌握的资料更重要,连青龙会主要成员的身份还有亲属身份都有。”
“这些对你们有用吗?”郑东平着急问道。
“当然有用,非常有用,这些黑社会很懂得利用各种手段来控制警方和政府要员,用钱用女人是下乘的,碰上不要钱不要女人的就用对方的亲人做要胁,基本上这招百试百灵——。”
“对啊,我们也是受害者啊——,正因为我不肯——”王胖子似乎又要来显示他的刚直不阿,却被一旁的郑东平拉了拉袖子示意他少说废话。
“哼,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可以用这招,可是他们不也一样是有亲人的?他们就能不在乎自已亲人的死活了?这些资料我拿去你没什么意见吧?”老K嘴角闪现出一丝狞笑。
“没意见,但这——你是要——但这么做恐怕——”郑东平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有什么恐怕,对付这些人渣无需在意什么手段,只要是手段有效那就行了,二位请放心吧,无论是青龙会还有你们被绑走的未婚妻和女儿的事情我都会为你们解决掉,你们只需要耐心等待,在这段时间里如何青龙会对你们提出什么要求你们尽管答应,不过要马上通知我,好了,我要马上离开了”老K把资料一收起身就要走。
“同志,这个——一点小意思”王胖子满脸堆笑把一张支票奉上。
老K却是看也没看冷然道:“王市长,我们是奉命办事,我们的工资并不低不需要这些,你还是自已留着多做些有意义的事吧”说罢回身开门而去。
这——这人真是清正廉洁还是太要面子不好意思拿啊?王胖子一时间有点糊涂了。
郑东平却是长出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看来老K绝非那些光吃饭不做事的饭桶,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青龙会这帮家伙可没好日子过了,想到自已这段时间所受的屈辱不禁心中泛起一阵快意,但想到仍旧落在对方手中的未婚妻马上心情又沉重起来。
=======================================================================================
“咣”,一辆冷藏车的车门被打了开来,老K大步走了进去,里面并没有挂着冻猪肉却是七八名黑衣人正在一堆仪器和荧幕前忙碌着。
“队长,你回来了,今天收获不小吧”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问道。
“嗯,那位郑大公子倒是真提供给我不少有价值的东西,我真是很想知道提供给他这些东西的人是谁?那个人躲在幕后有何所图?你们这段时间有什么新的发现?”老K往一张空椅上一坐闭目养神道。
“还跟以前没什么两样,这帮家伙窝在兰泉山的洞里,市区和山中最近经常有车辆来往,那地方真如资料上所言通迅会受到很大的干据,不过咱们有飞鹰在手还怕他们耍什么花招?我真不明白上面居然要动用这些高科技去对付一帮流氓,简真是牛刀杀鸡啊”青年不屑道。
“别大意,这帮家伙不是一般的流氓,无论是什么任务都要认真对待,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轻敌,我年青时候就因为一次轻敌铸下大错差点没命,飞鹰终究只是让我们能看得更远,可美国佬的侦察卫星尚且不能掌握阿富汗那帮圣战者的行踪,飞鹰自然更是远远不如了”老K摇头道。
“是,队长,我明白了,你看一下这段时间的飞鹰摄下的录像吧”青年忙道。
老K睁开双眼走到一块荧屏前,只见上面出现的一副图像竟是自高而下兰泉山主峰的全貌.
“不错,你们这段时间总算没有懈怠,还有几处地方也都没放过吧,尤其是那里——。”
“那里我们当然不会放过,只是那个姓陈的老家伙好几次都在朝天看,我怀疑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青年皱眉道。
“哼,那姓陈的老家伙可不简单,如果不用枪我也未必能胜得过他,对了,红桃有来电报告情况吗?”老K突然转身道。
“还没有,队长你找她有急事?”
老K没有回答青年而是直接用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片刻后手机另一端传来一个年青女子低沉的声音:“队长,您有事找我?”
“嗯,就是想问你一下最近她们那边有什么计划?她们没有怀疑你的身份吧?”
“没有,她——她们待我就跟姐妹一样,上峰批准她们进兰泉山进行围剿,我——我想跟她们一起去可是没有被批准。”
“你没被批准是我介入的关系,你驻守桃花源任务一样重要。”
“我——我不明白,既然我们的目标都是消灭青龙会为什么一定要我隐瞒真实身份呢?我们完全可以跟她们联手,这样不是可以——。”
“住口,你的任务就是潜伏在她们当中随时向我报告她们的情况,你只要好好完成你的任务就行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不能讲私人感情”老K沉声道。
“老爸,你不让我参加她们的围剿行动,是不是在讲私人感情呢?”
“住口,别忘记你的身份,以下犯上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下次如果再敢质疑我的命令你就将被逐出部队”老K恼怒得关上了手机。
这死丫头,真是越大越不听话了。
一旁的青年笑道:“队长,大小姐又跟你顶嘴了?”
“你少废话,做你自已的事去”老K瞪了他一眼,青年摇了摇头回过身忙自已的事了。
阿宁,她们去兰泉山不过是闯进一个陷阱罢了,此去是凶多吉少了,别怪我无情不帮她们,每一次战争都会有牺牲者,为了获取最终的胜利挖出玉帝这条大鱼,她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严宁沮丧的把手机一端的耳机拿下暗自叹了口气。
真是气死人了,老爸他明明是不想让自已涉险却还要找借口,一旦被自已点破马上恼羞成怒拿官威来压自已凶成这样,下次见面非给他点厉害尝尝。
自已跟镜姐冰姐在一起虽然时间不长可是性情相投,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可是自已却一直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总是让她觉得内心有愧,好几次想要讲出嘴可一想到自已身负的命令又——唉,真是搞不懂老爸在搞什么鬼,以老爸手上控制的人力物力和镜姐冰姐她们联手要灭掉青龙会岂不是更加容易?干嘛搞得那么神秘?
要是有一天她们知道自已一直隐瞒她们的秘密一定会很生气的,她们会怎么惩罚我呢?
严宁眨了眨大眼睛,脑中浮现出东方镜和秦冰在浴池中相拥在一起的激情场面一时间玉面飞红——
她们不会——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吧?这一定要比那冰冷的枪口插入阴道刺激得多吧?严宁的喘息渐渐变粗起来,一只小手不由自主向自已的胯间摸去,同时左右看看,自已前面有张桌子挡着,应该没人能看见的。
想到这里严宁慢慢拉开胯间的裤缝把右手的一根中指慢慢伸了进去,只是在那可爱的小肉芽上轻轻一戮就让她美目眯了起来。
真是好舒服,胯间销魂的炙热快感正不断蔓延开来,小丫头两脚一伸把两只黑色的休闲鞋踢掉,穿着黑色丝袜的一双纤足足尖用力顶在地板上,娇小的玉体开始有节奏的慢慢起伏着。
“嗯——嗯——嗯——”严宁的玉齿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已发出太大的声音,同时眯起的双眼仍旧警惕注视着周围,只要一有人来她就马上可以停止手淫。
幸运的是现在没有人出现,她娇躯的起伏节奏开始越来越快,椅子开始也发出“格吱”的声响,她的小脑袋开始不断向后仰玉颈在椅背上用力摩擦着。
好了,好了,要死了——,快点结束吧——,严宁在快美的高潮中全身猛然一僵,只感下体一阵潮热,强烈的高潮过后是无限的满足和疲惫。
“呼——”严宁长出了一口气,把右手伸出,只见手上尽是透明的淫水,自己的内裤不用说已经湿得不能再湿了。
真是怎么搞的?以前虽然也有独自用枪手淫的时候,为何这段时间欲念变得越来越强烈?这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严宁开始自我检讨了,万一在出任务的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已可就完了。
内裤全湿了,得快点换一条,要是让小玉姐发现那可真是羞死人了,严宁红着脸穿回鞋子三步并成两步直向更衣室走去。
严宁一推门眼前的一幕让她彻底呆住了,那个管衣帽间的老八居然一只手捧着她的一只银灰色麂皮靴子把鼻子凑在靴筒处疯狂闻嗅着,另一只手则紧捏着胯间,胯间的裤裆已经高高竖起!
“唔,好爽——好臭的味道——哇,好爽——嗯?哇——”老八正享受着严宁靴子中那股浓浓的脚臭刺激着他疯狂自渎,突然间发现严宁正一脸怒容站在门口可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宁——宁姐——我——我看你的靴子脏了,我想——”饶是老八如奸似鬼可被抓了个现行此时编出的借口连他自已也不信。
“你找死啊——你个变态的小色鬼——”从刚开始的呆滞马上升华为无穷的恼怒,严宁把门一关上前一记耳光就把老八抽得原地打了个转。
“宁姐——饶——唔——”老八想要求饶可是对方显然盛怒之下出手毫不留情,转眼间七八记耳光就把他打得晕头转向两腮转眼间肿了起来让原本削瘦的他一下子“胖”了起来。
严宁眼看着自己的靴子居然让这猥琐的小变态这样折腾真是肺都要气炸了,也不知这小子平时做过多少次了?早就看这小子长了双贼眼一副不可靠的样子,亏得小玉姐还待他像弟弟一样!严宁越想越气耳光不过瘾又飞起一脚把老八狠狠踏在墙上。
“唔——宁姐——宁姐饶命啊——我不敢了——”老八此时已经是眼冒金星只能双手捂着脸苦苦哀求,那只让他魂系梦牵的穿着休闲鞋的小臭脚正踩在他的胸口把他压得几乎怀疑自已的胸骨马上要折断了。
“呸,谁是你的姐?枉小玉姐待你这么好,你居然敢对我做这种恶心事,做过多少次了?快说?不老实交代就踩死你!”严宁银牙紧咬怒道。
“唔——就——就这一次,唔——唔——五次——五次——我——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可是我——我知道我配——配不上你,我——我只好——呜呜呜——”老八此时唯有扮可怜眼泪鼻涕水一起流下来。
“哼,你这烂蛤蟆算什么东西?你也算有自知知明,可是你现在做出这种恶心事就是让我非常生气”严宁秀眉一竖一只手已经抓在老八的裆间捏住老八两个肉袋。
“啊——宁姐——不要啊,求你不要——”老八只感裆间疼痛难当,两个肉袋像是要被捏爆一样,疼得他直咧嘴。
“哼,不是想闻我脚上的味道吗?我就让你闻个够”严宁正好心情不爽拿老八来出气,右腿一提踢掉鞋子一只裹着黑色丝袜的小巧纤足已经踩在老八的脸上,脚掌紧紧贴着他的鼻子。
“唔——唔——宁——唔——”老八一直都想好好闻闻严宁的小臭脚,可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竟是在如此情况下,那浓浓的臭味直冲入他的鼻子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而胯间越来越疼,小丫头手上力道加大让他的肉棍也已经勃到极限。
“怎么样啊?你现在很兴奋吧?喜欢我脚上的味道吗?”眼看着老八如此狼狈让严宁原本坏透的心情变好了不少,老八双手直向顶住他脸的小臭脚抓来,可惜严宁跟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右脚一缩让他抓了个空,一手揪住他的头发把他拎起。
“你这下贱的脚奴也配摸我的脚?你只配闻我的脚,真恶心!明天你就马上写辞职报告,我们健身中心不需要你这个变态狂”严宁厉声道。
“宁——严领班,我——我不敢了——呜——再也不敢了——等——等这个月结束我就走”老八哭丧着脸道。
“哼,还想再赖几天?好吧,不过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非份之想我就阉了你!快滚!”说罢严宁将老八往门外一推同时对准他屁股又是狠狠一脚。
“唔——”老八惨叫一声捂着屁股一路滚出了门外,严宁把门一关从里面上了保险。
真是想不到这小子是这么恶心的变态平时还装模做样呢,小玉姐就是太善良才会被他的外表骗了,只是这事要是说出来自已也是脸上无关,罢了,教训他一顿让他尽快滚蛋,这事就不要告诉小玉了,她把这小子当成弟弟那么照顾他可他却是这种人,要是知道了真相她一定会很难过的,严宁晃了晃捡起地上的靴子皱了皱眉头。
这双靴子也穿了不少时间,自已平时太懒也没空去洗,要不抽空买双新靴子吧,唉,快点找内裤换上,小猪内裤,我的小猪内裤呢?
老八捂着肿胀的脸用冷水冲洗着,口中的几颗牙齿都松动了,鼻子也留血了,胯间的疼痛仍旧未消,小弟弟好像没感觉硬不起来了,天哪!自已的命根不会被废了吧?自己自从混入青龙会后什么时候吃过那么大的亏?受到这么大的羞辱?
臭脚妞!我发誓不把你奸个死去活来,不把你的臭脚折磨个生不如死我就是狗娘养的!今生今世我都要让你变成我的一只肉娃娃供我发泄!老八满脸狰狞赌咒发誓,现在严宁已经变成他一生中最痛恨的女人了!
嘿嘿,机会很快就要来了,明枪好躲暗箭难防,龙头马上就要对“桃花源”下手了,到时候——
咖啡馆阁楼上,秦冰正陷入沉睡中,连日来黎姐所用的药加上她强健的体魄让她身上的伤口迅速痊愈,只是陷入对方的精神秘术之下始终昏迷不醒,在一个奇怪的梦中自已周围的人影在晃动着却看不清他们的脸。
“太好了,我们一家可以去香港了,听人说去了香港就能发大财了,你们两姐妹从此再也不会挨饿了,会有好多肉吃。”
“啊呀,不好了,他们开枪了,快跑啊,快上船,啊呀,小妹,小妹你跑哪去了?”
“唉,真是可怜的孩子,怎么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先跟叔叔回家吧。”
“阿仔,这女孩太小跟本记不起父母是谁,我联系了派出所也找不到,从今天起她就是你妹妹了,她就跟我们家的姓吧,从此她叫——。”
怎么回事?这一切是梦吗?为什么感觉这一切都曾经发生过呢?

开心五月 深爱激情 开心五月激情播播 开心五月天黄色激情 手机伦理电影 伦理电影迅雷下载 qovd伦理电影


上一篇:酒吧少妇 下一篇:13天的距离】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