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双双出轨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
  倪虹是王肖寒的老婆,在祁门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担任护士长,长得很漂亮。最主要是年轻,她和王肖寒结婚
的时候,她刚21岁,今年也只有26岁,长得一副娃娃脸,白里透红的,十分可爱,身材玲珑有致,曲线十分优美,
工作中穿着护士服俨然是一个白衣天使,工作之余,喜欢穿一身西装和高跟鞋,显得十分的高贵端庄,美丽动人。
  倪虹不仅漂亮而且风骚,就在她上卫校的时候,就和鞠莲的老公樊剑交合过几次。这些事一直成了樊剑津津乐
道的谈资。和王肖寒结婚后稍微收敛了一些,至今还没有和婚外的男人有过性关系。但是当她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
她老公与人行的一个女人有一腿后,她很生气但是又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一直不好发作,最近有听说王肖寒与他
的下属副主任好上了,倪虹郁闷得很,于是就想报复一下王肖寒。
  一个周末,她照旧是和小姐妹一起去外面打麻将,麻将桌上又碰到了二中的老师丁俊贤,四十多岁的样子,每
次总是色色的看着倪虹,尤其喜欢看她的乳房和屁股,还不是借机偕她的油,以前倪虹对他总是若即若离的,所以
就没有发生什么事。
  思想已经悄然发生改变的女人,今天便勇敢的与男人对视,还不时把自己的低胸衣拉得更低些。看得老八直流
口水。
  稀里糊涂的打了一个晚上,到了下半夜2 点多,倪虹睡意渐浓,哈欠连天了,「不行了,散了吧。」女人说。
  丁俊贤一个晚上手气都不好,打20元一倒都输了一千多了,他正巴不得呢,「算了,算了,太困了,我明天还
要上班呢。」
  其他两个人也只好作罢,丁俊贤正好和倪虹一路,于是结伴同行,走在宽阔的沿江大道上。下半夜的河风有些
刺骨,倪虹下意识抱住自己的双肩,丁俊贤很绅士的脱下自己的长披风,披在女人身上,并借机抓住了她的小手,
倪虹轻轻挣扎了一下就顺从了。不过沿江大道上还稀稀落落的还有一些路人,所以他不敢太过放肆。
  「丁老师,你老婆总不在家啊?」倪虹看着男人的脸,问他。脸上有些绯红,不过在霓虹灯下看不清楚。
  「不在啊,她呀。又和罗局长出差去了,一去又是一个星期。郁闷死我了。」男人色色的回望着迷人的倪虹。
  就这样,他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小河边,河边有一块大石头,那石头和人一样高,他们
靠在石头上继续聊,男人还拉着倪虹的手,这时的男人就不老实了,捏她的手紧一下,松一下,她感觉到了,也没
什么在乎,于是男人就更大胆了。靠近她,用另一只手摸她的胳膊,渐渐的往上,摸到肩部时,她用手抓住了丁俊
贤的手说:「你要死啊,丁老师,不老实,早知道这样,我就不陪你走了。」
  丁俊贤淫笑着说:「和你这样的美女在一起,我要是老实,那我不说明我有病吗?为了证明我没病,我只有不
老实了。」男人挣脱手搂住了我老婆,用手在她的背上抚摩。
  她轻轻挣扎着,用手在男人背上轻轻打了两下,说:「你坏死了……」挣扎了一会儿便不动了,任由男人抚摩。
  丁俊贤把手从后面放到了倪虹的胸部,她只是颤抖了一下,并没有阻止他,于是男人开始轻轻的在她的乳房上
柔捏,一下,一下,她的身体开始蠕动,呼吸也开始急了起来,男人试着去吻她,女人把头转了过去,丁俊贤就吻
她的面颊,吻她的耳朵,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开始轻轻呻吟。
  男人捧起她的脸,吻在了她的小唇上,这次她没有动,于是男人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了两下,她也主动
起来,小舌撩拨着男人的舌头,丁俊贤一会吮吸,一会轻咬,倪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女人的呻吟刺激了男人的激
情。他摸乳房的手开始向下,在她的牛仔裤外摸她的两腿间,由轻变重,摸着摸着,倪虹好象忍耐不住了,用双手
紧紧的抱住了男人,腰扭动了起来,丁俊贤知道差不多了。于是开始解她的裤子,她好象意识到了男人的意思,轻
轻挣扎起来,但不是很猛烈,嘴里也喃喃的说:「不行,这样不行,不要嘛…」
  丁俊贤边抚摩边对她说:「来嘛,天这么黑,这里只有你和我,我是真的好喜欢你,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决定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
  男人的这种话倪虹太熟悉了,她不相信,也不去深想。几年前,有妇之夫的樊剑就是这样甜言蜜语得到了她,
以后有了新欢之后就把自己忘了。她开始有点恨他,但是以后她又和医院的副院长好了之后就渐渐的忘记了樊剑。
哎,反正人生就这么回事,「春光不常在,行乐须及时,莫待芳华逝,顿首后悔迟。」这是王肖寒写得一首打油诗,
倪虹突然想起为自己开脱罢了。
  也许是因为她渐渐升腾起来的情欲,她放弃了挣扎,丁俊贤慢慢的脱下了她的裤子,男人的手摸在了她的阴户
上,那里已经是河水泛滥了,他把中指摸进了她的阴道口,轻轻抠了起来,又伸进去一点,轻轻抽插,倪虹的屁股
扭动的更厉害了,她已经抑制不了自己了,娇喘吁吁地主动吻起男人来,而且很热烈。
  丁俊贤更等不及了,他的肉棒硬成了铁棍一样,他急切的退下自己的裤子,拿出肉棒,迫不及待的去寻找女人
的蜜洞,倪虹也主动地迎了上来,男人的肉棒终于顶在了她那湿湿的阴道口,丁俊贤没做片刻停留,屁股一顶,男
人粗大硬挺的肉棒进了倪虹的身体,「啊,好紧,好舒服啊,」男人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女人热烈的迎合着她,
他每动一下,他就呻吟一声,那呻吟声仿佛是一支沁人心脾的乐曲,催促着他不断前进,前进…
  就这样,他们借靠着那快大石头,尽情的享受着性爱的甜蜜,风儿轻轻的吹着,夜空星光灿烂,身边的河水叮
叮咚咚的,不时有蛐蛐的叫声。这一切都增加了他们性爱的刺激,丁俊贤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倪虹更是不停的迎
送着,她的阴道内壁像小口一样,时紧时松的嘬着他的龟头,又像是一个抽水机,要吸光他身体里的每一滴血,让
丁俊贤舒服得连头发丝也竖了起来。
  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啊……啊……丁老师…你……快……好,好…」
  男人又是一阵疯狂的抽送,女人突然死死的抱紧丁俊贤,男人感觉到她的阴道内一阵有节奏的痉挛,他的肉棒
好象有千万只虫子在咬,他那能抵得住这种欲死欲活的刺激,「噢……」男人野兽一样的咆哮着,有力的双手死死
的抱住倪虹的屁股,把阴茎死死的定在倪虹的身体深处,突然龟头一松,一股股精液决堤而出,火热地射入到倪虹
的阴道里,女人也感觉到了,她的反映也更加强烈,全身剧烈的抖动着紧紧的抱住男人,很久很久……
  寒风,依然在吹;河水,在灯光里闪烁成漫天的星星……
  在同一个城市的白鹭宾馆里,1812号房间里,好戏同样上演着……
  大概是凌晨3 、4 点的时候,王下寒被小腹内的尿液胀醒了,他睁开沉重的双眼,擦了擦,匆匆的到卫生间释
放了一下,用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当他回到我们激情交合的床前时,不由得被眼前所见的情景所震慑、惊呆了。
  说实在的,他每次和杨璐玲性交的时候都是激动万分,匆匆的上,激情的操,从未细细的欣赏她美轮美奂的身
体。
  王肖寒站在床前,看着睡梦中的女人,就像是欣赏一幅作品一样的、他无限爱怜的看着眼前这个仪态万千的女
人,心中无限感慨。
  灯光朦胧,正好辉映杨璐玲白皙、细嫩的赤体……
  俊秀的脸上带着一种满足的、淡淡的微笑;那是压抑太久激情释放后的喜悦;红红的双唇略略有些外露,像是
初开的月季,在春风里骄傲的芬芳。
  由于身子平躺着,胸部的肌肉是够到了绷拉,使那对被他无数次把玩揉搓的乳房失去了原有的丰盈与轻柔,变
得无比的坚挺与结实了,如同秋天熟透的苹果,散发出未经污染的天然清香,辐射出一种不可抗拒的强烈的诱惑。
那两颗红色的、豆粒状的乳头,傲然耸立、直指苍弯,带着一种刺破青天锷未残的高昂气势。
  男人屏住呼吸,继续欣赏着杨璐玲……
  那平坦、白皙细微的腹部,使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世世代代养育了人类的丰腴沃土,想起那年年岁岁无私地
给人们献上硕果的广袤无垠的原野。那椭圆形的肚脐眼,如同一眼深不可测的生命之井,里面有清清凉凉的甘泉,
也有无数深沉厚重的秘密,就像一部写满象形文字的天书,密密麻麻地摆列着永远也无法破译的生命密码。
  平坦的小腹倾斜而下,在与纤细的大腿结合的地方微微弯起一道优美的弧线,一片幽幽的黑草地散发出淫靡的
气息和女人特有的体香。让他如痴如醉,流连忘返。
  杨璐玲的双腿分开着,那丝丝似草、茸茸如茵的下方,是令男人无限神往的温柔之乡。杨璐玲阴部的曲线非常
柔和,细密的阴毛布满整个小丘,但粉红色的阴唇两旁寸草不生,显得非常醒目。上面是两片结合紧密的、有些出
人意料的肥大的粉红色阴唇,形成一道深深的层层折迭的小沟,突起在小丘的上面。小沟看起来很深,两边结合得
十分紧密,微微的一张一合,像是小孩睡梦中的小嘴。阴唇往里漫溯,是我无数次战斗的地方,那里面抛洒了男人
无数的激情与种子,也是自己全身快感的源泉。
  「你怎么了?」杨璐玲突然睁开惺忪的媚眼,这倒下了王现寒一跳。
  「我在欣赏一副绝美的作品。」男人爱怜的把手伸到杨璐玲的头下面,亲了一下她。无限温情的注视着女人。
  杨璐玲擦了擦双眼,「肖寒啊,刚才做了三次,你还不睡啊?」
  「美人在旁,我怎能入睡啊,」男人用手掌罩住杨璐玲的乳房,忽悠忽悠的柔动着,那来自内里的挺翘坚实的
感触,那热乎乎却饱满的膨胀抗拒将其变形的惊人的弹力,令他爱不释手。
  「唔…」女人的乳房得到了无尽的关爱,她的喘息声有渐渐的变得甜美。王肖寒含住杨璐玲的乳尖,吸吮那由
于兴奋而完全绷紧的淡淡的桃色。发出婴儿吸食母乳般的「湫……湫……」的声音。
  「我要看你那里,」王肖寒爬上俞敏的玉体,灵蛇一样的舌头在杨璐玲滑腻的身体上游走。「我要看你的屄屄,」
男人补充了一句。这实在画蛇添足的一句话。
  杨璐玲慢慢的、慢慢的,打开了双腿……
  他占据了正面的位置,眼前那绚烂无比的秀色,让他情不自禁的发出叹息和赞美。
  杨璐玲的花园,的确是无人能比的,哪怕是他的第七个情人,23岁的医院的小护士晏菲,也是相形见绌很多了。
  那动人的维纳斯之丘,微微的隆起着。
  幼嫩的草地面积并不大,一小撮纤细而不可辨的绒毛喧软的点缀于山丘之上。
  百合的花瓣没有一丝一毫的灰暗,那是真正纯洁而美丽的蓓蕾。虽然我只是屏息注视着着一切,俞敏知道仅仅
如此我是不会满足的,她主动将手指置于花瓣之上,轻轻的揉动……
  杨璐玲,打开了花瓣。
  展现在王肖寒面前的,是娇艳动人而光彩夺目的又一轮绽放。
  那过于鲜艳的给人无比震撼的桃红色,让他头晕目眩。
  杨璐玲就这样默默地,默默地展示着。将那秘密的花园继续暴露在空气之中。就在男人凝视的眼眸之中,映照
着从花巷深处汩汩地涌出的蜜汁。
  黏糊糊的顺着花瓣缓缓的流下……
  那柔媚的花芽,那象是初春河畔初露的笋牙,由于兴奋,偷偷的顶开包皮探出头来,成为豆状的勃起,王肖寒
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撷取那鲜艳的闪耀着珍珠光彩的桃红色的突起——阴蒂。
  回应着男人的动作,杨璐玲立刻痉挛了一下,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男人用手捏住那粒珍珠,开始缓缓的摩擦着,无法抗拒的巨大的快感,让杨璐玲完全陷入了触电状态,在她身
体内毫不间断的、到处流窜的电流,让她只能弓起身子,口里发出淫荡无比的呻吟,「唔……哦……好舒服……你
弄死我了……啊……」
  「唧唧……吱吱……」杨璐玲流出了大量的爱液,王肖寒将珍珠之芽含如口中,小心的舔舐、翻滚、扫描。
  「啊……哦…唔……我要死了……」在名为快感的地狱之火的包围中,杨璐玲尽情的燃烧自己,向着巨澜翻滚
的漩涡直坠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