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寡妇李槐寡妇思春完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儿子花烛洞房,身为父亲的李槐却在暗中偷窥,虽然隐约知道新娘似乎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但想深一层,又觉得时代不同了,只要人好,是不是处子,倒没多大关系。

  他越想越亢奋,心中欲火就越炽热,独身这么多年,突然受到如此强烈的诱惑,全身血管汾张得几乎爆烈,胯间阳物胀得青筋狰狞浮突,龟头也不住地弹跳。

  这时,前房又传来儿子玉山的兴奋叫声﹕「老婆,你看你那里抽搐得多利害﹗红艳艳、滑搀搀,又不住地蠕动张合,依我看,刚离水的鲤鱼嘴都没有这样急促。呵﹗它还在吐水哩﹗」

  他应该是摆脱了新娘子的怀抱,正在弓开她的阴唇,欣赏着阴户经过一轮剧烈的抽插后,濒临高潮时的神奇性变化。

  与此同时,春桃亦羞涩地娇嘌道﹕「嘻嘻﹗你别净说人家,你自己看看你那东酉,多恐怖呀﹗硬梆梆,凶霸霸,整条东西青筋暴现,那头儿胀得像蘑菇,还流着口水哩﹗吓死人了﹗」

  「老婆,给我伸手插进去掏掏好不好呢﹖」

  春桃娇羞地低声说道﹕「要轻一点哦﹗手指头可不比那东西,会抓痛人哩﹗哎呀﹗你看,这一停,你那东西又开始软下来啦﹗来,我帮你搓搓。」

  李槐听到一对新人如此亲热地浪言淫语,神智几乎陷于紊乱,再亦顾不得长辈的尊严,轻轻戳破板缝中的墙纸,凑过眼去偷看。
  不料这一看,直教李槐差点脑充血。但见儿媳妇胸前一对巨乳,比刚刚从蒸笼里拿出的白面包子还要饱满圆润,薄皮细肉的,令人馋涎欲滴。更叫他销魂的是,她一双被阳光晒成古铜色的修长而健康的大腿,倍添青春野性的诱惑。但最要命的还是那阴毛密布的风流小穴,又红又嫩,在灯光映照下反射出柔和的光泽。

  李槐的嘌吸骤然停止,一颗心几乎跳出胸腔﹗他深深吸口气,睁大双眼凝视,却见儿媳妇春桃轻轻叫了一声,双臂舒展,把玉山环抱着倒在自己赤裸裸的肉体上,然后伸手探到他的胯间,捉住他的阳物塞进自己的阴户中。

  李槐再亦不克自制了,急急穿上裤子,悄悄摸出房,打开后门,向隔壁王大婶的牛拦摸去。他轻手轻脚地溜进牛栏,扯住母牛的头,将牛身倒转,背向料槽,然后自己站在料槽上,松开裤跟带,手握住牛尾将牛屁股扯近自己胯间,一手扶住自己的硬挺阳物凑向母牛的牡户,一头在牡户周口打转揩磨,接着把屁股向前一挺。

  母牛叫着,后脚不住踏步,屁股左右摆动。李槐紧紧地捉住牛尾,气喘喘地扶着阳具朝母牛牡户顶撞。经过一番纠缠,好不容易才插了进去。

  李槐长长地舒了口气,双手捧住母牛屁股,急剧地抽插着。母牛似乎亦因阴道得到磨擦而产生快感渐渐安定下来,轻声呻叫。
  李槐得意地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一边眯着双眼,在脑海中搜索适才所见的儿媳妇春桃的肉体和媚态,口中哼哼秸秸地呻吟着。

  正在怡然销魂之际,突然,在鸟沉沉的黑暗中,突传来一串令人毛骨耸然的冷笑。

  李槐这一惊吓实在非同小可,刹时间血液倒流,头晕脚软,硬胀的阳物也瞬即萎缩下来,几乎连卵袋都缩入小腹中,整个人则差点儿跌落料槽。

  冷笑声犹如夜鹰啼鸣,自远渐近,眨眼间一团黑影己掠至李槐跟前。李槐吓得连裤子都忘记提起,一声问道﹕「是谁﹖」

  黑影嘿嘿冷笑,沉声问道﹕「你又是谁﹖三更半夜溜进别人家牛栏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好事﹖」

  李槐知自己丑事败露,慌忙提起裤头跳下料槽,掉头就跑。

  黑影又是一串寒意刺骨的冷夫,喝道﹕「李槐,你再跑,我马上就把你半夜里强 奸王大婶母牛的事扬出来﹗」

  李槐满头满头冷汗淋漓,颤声地说道﹕「你.你是孙寡妇吧﹗你可别含血吭人﹗我那里会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这样的丑事。」

  来人正是榆树巷的孙寡妇莹莹,她和李槐一样,独居在家已近十年,守着现在已经十六 岁大的女儿过着孤灯独枕的凄清生活。
  她年方三四十 岁,正值狼虎之年,怎堪忍受那情欲的煎熬,她亦曾经再嫁过,但天意弄人,再嫁不到一年,继夫就死于疾病,不知是巧合还是其它甚么缘故,继父和前夫的死因竟然一模一样。于是,人们或视她为白虎星,或说她是骚狐狸转世,专吸男人的精血。后来便成了「生人勿近」,即使是心心念念想续弦的李槐,亦不敢打她的主意。

  其实,孙寡妇相貌狐媚,身段妖冶,怎么说都不算是丑妇。所以,偶然间亦有一两个下怕死的「老光棍」偶尔偷偷兴她欢好两次。可惜这几个人都是又老又丑又的糟老头子,那里经得起孙寡妇方兴未艾的频频须索,有的久久起不了头,有的刚刚上马,未及冲锋陷阵就丢盔弃甲,害得她半天吊,急得又骂又怨,哀叹欲涕。

  某晚,她送一年及花甲的老头出门,由于得不到满v活A反而被撩起淫兴,全身燥热得好难受,就悄悄然在狭窄古镇的小街上溜达,藉夏夜的凉风吹灭心头欲火。恰好撞见李槐在王大婶牛拦里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事。由于其时李槐已经完毕,匆匆离开,她未及当面揭破。但自此却开始留意起他来了。

  以后,她每逢辗转反侧、欲念难耐而睡不着觉的时候,总会悄悄到王大婶的牛栏附近巡视,渴望再偷窥到李槐奸淫母牛的丑事。
  可惜李槐并不是时常来,因为他也怕上得山多终遇虎,万一被人发觉,这小小的古镇就会实时轰动起来,成为惊天大丑闻,届时自己这张老脸要往哪里搁﹖

  所以孙寡妇几乎是次次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但亦有一次夜晚,她又见到李槐在和母牛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事,不料自己却看到淫水津津冒出,情不自禁地伸手入裤档里自慰,居然失控而呻吟出声来,吓得李槐慌忙提裤狂奔,自此就再也见不到他来了。

  但孙寡妇简直就像头精灵的骚狐狸,当她知道李槐的儿媳行将过门,随即继续每晚监视着他的一动一静,今晚果然被撞个正着。
  此刻,她见李槐虽然矢口否认,但从他的颤抖的声调看来,显然内心是十分惶恐不安的,遂进一步威吓道﹕「李槐,你毋须再强辩啦﹗你的一动一静我全部看在眼里,你自己看看,你的裤头带都未系好,真是可怜复可笑,堂堂男子汉却来强 奸一头母牛,哈哈,太没出息了﹗」

  李槐明知被孙寡妇捉住痛脚,但环顾四周,黑压压的渺无人烟,并没第三者在场,于是略微放心,决计来个死不认账,并反咬一口说道﹕「孙寡妇,明明是你三更半夜溜进牛栏想偷王大婶的母牛,被我撞见了,却来个猪八戒倒打一钉,胡言乱语来诬蔑我﹗看在大家都是街坊邻居,牛又不是我的,你快走吧﹗」

  说着,掉头又想溜。孙寡妇本就牙尖嘴利,岂会被他三言两语吓到,遂亮起嗓子嚷道﹕「哼哼,李槐,你想攀诬我,别妄想了,来吧,你既然说u皕Q偷牛,那就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叫醒王大婶,大家评个理﹗」

  她居然就要扯起嗓子大叫王大婶,李槐毕竟作减心虚,慌忙掩住她的口道﹕「孙寡妇,这又何苦,你你到底想怎样﹖」

  孙寡妇本来就另有企图,见李槐被她唬住了,立即停止嘌叫出来,并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实说,你我都是同病相怜的苦命人、这样的滋昧的确不好受,但又何须沦落到要同畜牲交媾,难道找不到女人发泄吗﹖」

  李槐闻言悲从中来,酸溜溜地长叹道﹕「唉,中年丧妻,家景又窘,你叫我到那里去找女人相好呢﹖」

  孙寡妇亦幽幽叹道﹕「唉,有谁明白长夜没漫、床空席冷的滋味﹖你我既然惺惺相惜,我保证不把这事畅出去就是。但你长期找母牛发泄总不是办法嘛﹗」

  李槐听她言语句句说到自己心坎痛楚处,不由感激地答道﹕「你说得虽是,但长年累月贮住把火,也实在很难熬呀﹗」

  孙寡妇见李槐堕入她的计算中,遂打蛇随棍上,沤了李槐一眼说道﹕「你年纪并不算大,找个 岁数、景况相若的女人温存岂不是更好﹖同是偷欢,和一个真正的女人,总好过偷母牛吧﹗」

  李槐此时已知孙寡妇的用意,恍然大悟地暗自叹道﹕「这骚狐狸,白虎星﹗原来处心积虑想勾引我同她上床﹗」

  心中虽然雪亮,口中却故意含糊道﹕「唉﹗哪里有女人肯同我这个又老又穷的光棍温存啊﹗」

  孙寡妇媚眼盈盈地答道﹕「有的,你何必妄自菲薄ur﹗」

  李槐眼睛亮了,说道﹕「谁看得上我﹖」

  孙寡妇含情脉脉地答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李槐虽知她旨在勾引自己,但一想到传言,心中仍免不了打个突,双眼逼视着她,说道﹕「你﹖」

  孙寡妇陡地逼近一步,故意挺起胸膛,让那对颤巍巍的豪乳在李槐面前晃荡,傲然道﹕「怎么﹖我无论如何总比头母牛强吧﹗」
  李槐目光触到孙寡妇弹跳着的奶奶,心中不禁一荡,又见她双眼灼灼,慌忙低下了头,暗自寻思盘算道﹕「好一个媚极浪极的骚寡妇,虽然传说她专吸取男人的精血,但现在自己被已她捉住痛脚。如果不应允,她势必将自己的丑事扬出来,届时如何面对熟头熟脸的本镇人﹖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和初入门的媳妇﹖而且,自己也已经十几年没和女人亲近过了,即使玉山他娘在生前,论容貌、论身段都比不上孙寡妇呀﹗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亦风流」,管他的,还是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她个穴儿翻.眼肚白再说﹗或许老子命大福大棒儿劲,正是孙寡妇的真命天子也说不定。再不然,混过今晚才打退堂鼓。」

  算计已毕,就涎舌脸呐呐道﹕「孙.孙大嫂,整个镇上哪个不知道你是个俏娘子,怎.怎可以同大母牛相比那么折堕﹗如果你肯屈身相就,就是我三生修来的福份了﹗」

  虽然时值三伏炎暑,但居住在这古老小镇的人们却习惯了早睡早起。所以当深夜时分、热气稍退之隙,大家都已酣然沉睡在经历一天辛劳后的甜蜜梦乡。只有这两个单身单隐匿在偏僻的小巷里勾心斗角。

  李槐既知道孙寡妇有意勾搭自己,登时放下心头大石,亦顾不得镇上人们称她是专吸男人精血的白虎星,就欣然接受她的勾搭。
  孙寡妇闻言,笑到花枝乱抖,一手拉住李槐,悄声道﹕「瞧你的,就快把我捧上天去啦﹗你既然这么说,就算是咱们三生有缘。走,外面夜凉风大,还是到我家里快乐快乐去吧﹗」

  李槐把裤头带系好,低着头跟在她后面走,又说道﹕「「孙大嫂,你家的大姑娘睡熟了吧﹗」

  孙寡妇柔声答道﹕「这死丫头早就睡得像猪啦。唉,过两年、得赶紧给她找个娶家嫁出去,省得碍手碍眼.阻住老娘骚兴﹗」
  转眼间,已到了孙寡妇家门口。孙寡妇低声喝退家里饲养的大狼狗,轻轻推开门,拉着李槐的手悄悄摸了进去,又把门拴上了。
  到了孙寡妇卧房,李槐一颗心砰砰直跳,眼怔怔瞪住孙寡妇关好房门。孙寡妇见他一副不安的样子,不由轻声含笑道﹕「嘻嘻,成四五十 岁的大男人了,还像大姑娘初次进洞房吗﹗瞧你,摸进王大婶的牛栏倒是蛮身手敏捷的,怎么进了我的卧房倒拘仅起来了呀﹗」

  李槐嘿嘿傻笑,孙寡妇随即飞身扑上,给他来个深吻,一只手还缓缓向下摸,隔着裤子,捉住了李槐的阳物,轻轻摩玩。

  李槐料不到孙寡妇这么孟浪大胆,初初还吓了一跳,阳物像是被大雨淋湿了的小鸟般倦缩着。但孙寡妇的舌头已如灵蛇般撬开他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嘴唇,伸进他的口腔,撩动着他的舌尖。她的饱满酥胸也紧紧顶在他宽敞的胸膛上。

  李槐顿时心一荡,口里注入孙寡妇的津液,胸膛传来软棉绵又热嘌嘌的感觉,胯问阳物终于在孙寡妇的掌心渐渐膨胀。

  孙寡妇嫣然一笑,突然扯开李槐的裤头带,将李槐拱倒在床上,替他除去内外裤。李槐登时下身赤裸,双腿垂下床沿,胯间阳物指天翘起。

  孙寡妇沤了李槐硬挺的阳物一眼,反而嘻笑着转身而去。少顷,端来一盆温水,取出水中的毛巾微微拧去些少水份,然后一手握住李槐硬胀的阴茎,一手拿着毛巾轻轻抹拭。她先把李槐的包皮翻下,露出如大蘑茹般的龟头,慢慢清洁龟槽中的污秽,跟着又清洁阴茎和卵袋。

  李槐这时可真乐昏了头,就是玉山他娘生前,也从未曾这样细心服侍过他。于是,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眯上双眼,写意地享受这既温馨又刺激的服务。

  不久,阳物突然传来又湿热、又狭迫、又如被阴户律动般的快感。这种销魂蚀骨的快感根本无法用言词所能形容﹗李槐睁开眼睛往下一望,但见孙寡妇坐在小凳上,将头埋在他的胯问,右手环握阴茎,左手托着卵袋,张口含着舌龟头在吮啜﹗

  孙寡妇的右手开始频密地上下套弄,越弄越快,她的头也不住起伏,含在她口中的龟头逐步逐步深入,几乎抵达她的喉咙,李槐的一颗心也好象被孙寡妇的口含住一样,又酥又爽﹗他开始感到整条阳物几乎胀得快要爆炸,不由自主地拱起屁股,双手捧看孙寡妇的头往下按,孙寡妇「伊伊哦哦」呻吟着,看来她也好象非常享受和刺激。

  李槐看到孙寡妇一脸陶醉的样子,心中暗暗狐疑道﹕「奇怪,我那条阳具只是插入她的口中,并不是插进她的阴道里,她怎么也会如此快活呢﹖」

  这时,只见孙寡妇又用舌尖在他的龟头上打圈子,舐了舐马眼,又舐了舐冠状沟,跟着沿看青筋狰狞浮突的阴茎往下舐,连卵袋、卵袋下和肛门的交界处,都津津有昧地舐个够﹗

  李槐也舒服得忍下住「呵呵」呻吟,心中已急不及待地想将阳具插入她的阴道中。但孙寡妇却似是手抱绝世奇珍,舐一阵,吮一阵,又握住阴茎让位头磨擦自己的唇、鼻、眼和双颊﹗

  李槐在触觉和视觉双重感官刺激下,只亢奋得龟头连连弹跳。孙寡妇见状,却突然放下手中阳物,盈盈站起身来,笑吟吟地凝视急欲发泄的李槐娇声说道﹕「很刺激.很舒服是不是﹖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想插进我的身体里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啦﹗告诉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这事可不要太着急,要不然,你三两下就玩完了﹗现在就让它冷却冷却,等我脱去衣服再玩更好。」

  说着,缓缓解开自己的衣襟。由于时值处暑,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上衣,内里完全真空,上衣一脱下,两只肥白的大奶奶立即裸露在李槐眼前晃荡着。李槐双眼发直了,贪婪地瞪着她的乳房。

  孙寡妇眼波流转,又徐徐褪去下裳。李槐以为她的下身内里也是真空,于是金睛火眼地注视看,哪知孙寡妇脱去外裤,下体还穿看一条黑色内裤。李槐的睛又直了,她那细皮嫩肉的一双雪白玉腿,比白缎幼绢还要滑还要腻﹗和那内裤相衬之下,真是黑白分明。股沟依然有不少阴毛露出,正所谓﹕「满园春色关不伍,数条芳草涧边生﹗」。这样子比一丝不褂还倍增几分诱惑。

  李槐的眼光似乎要穿透孙寡妇的内裤,搜寻那引人销魂的秘地带。只见他喉结不住滚动,伸舌舔唇地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吞口水,心中则暗自滴咕道﹕「那是条什么质地的内裤呀,咱们这小镇可从来没见过﹗」

  正在寻思,胯问阳物又一阵绵软狭迫。原来孙寡妇竟捧着自己一双肥嫩奶奶夹住他的阳物抽弄起来,爽得李槐的龟头又连连打颤,心头欲火几欲从口腔喷出烈焰,只好无奈地央求道﹕「孙大嫂,快脱掉底裤给我入去吧,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我实在受不了啦,刚才插在母牛的牡户里正想泄出,却给你吓得他妈的倒流回去,现在你又用嘴吮、用手抖、用奶奶夹我,直胀得我不只阳物快爆炸,连心腔都快炸裂啦﹗」

  孙寡妇没有回答,这时她也眯着双眼,两手猛挤自己的奶奶碾磨李槐的阳物,双腿则夹得紧紧的,自己互相嘶磨,口中呻吟声越来越震人心弦。

  她终于剥下身上唯一的内裤,像一头发了情的母狼,扑到李槐身上。她将李槐垂下床沿的双腿搬上床去,让他仰卧着,又将他的上衣脱去,使他也一样袒惕裸呈。李槐被孙寡妇调弄挑逗多时,已饱受情欲的煎熬,胯间肉棍在热血充斥下,膨胀得又热又硬,阴茎上一条条的青筋锭起,龟头也肿胀得红光通亮,龟嘴则已有枯液泌出。这时,他见孙寡妇伏在自己身上,几乎全方位接触,尤具那对肥大的奶奶顶在心口,十分肉感和刺激,于是再也忍受不住炽烈的欲火焚炙,大喝一声,来个鲤鱼打挺,想将孙寡妇抛下,自己压到她身上去。

  孙寡妇急忙以手掩住李槐的嘴,「嘘」的一声说道﹕「别那么大声,小心吵醒隔壁房的小妖精,那可就坏了好事﹗」

  「小妖精」就是孙寡妇年甫十六 岁的女儿秋吉。她最憎恨寡母勾搭四,但又羞于在这种丑事上和母亲顶撞理论,只是想出种种古怪刁钻的手段,来作弄来和母亲通奸的奸夫。被作弄的人固然如哑吧吃黄连,不敢作声,就是孙寡妇也因女儿并不是正面与自己冲突,也发作不得,只恨得牙痒痒的。

  孙寡妇见李槐挺看阳物就要翻身上马,遂按住他说道﹕「你这时欲火攻心,不宜采取主动,还是由我来骑你,慢火煎鱼。如此,你既可以稍舒亢奋,又可以逸待劳,享受我的套纳哩﹗」

  李槐长年龟缩在这古老的小镇,思想毕竟还有点保守,闲言老大不愿意,闷声地说道﹕「由你梁取主动,那岂不是让你骑住我﹖」
  孙寡妇用手指轻戳李槐额头,微微笑道﹕「你也这么封建,这叫观音坐莲,流行几千年了,你试一试就知个中乐趣。」

  说着,未待李槐答话,就再度跨上他的下体,双手弓开阴唇,悄声道﹕「你快扶着你的小宝贝,对正我的穴儿口吧﹗」

  李槐抬起头向下一望,但见孙寡妇阴毛浓密,阴户张很开开的,满怖淫液,嫣红的阴道湿淋淋透着光泽,两只肥奶奶像吊钟下垂,在眼前左右晃动,不由大受刺激,依言把龟头对准她那销魂洞口。「滋」一声,孙寡妇屁股往下坐落,整支长逾六寸的肉棒棒尽根而没﹗

  李槐苦等多时,才享受到阳物被湿润嫩肉包容的快感。这对他来说,何止是十年不知肉昧呀﹗

  孙寡妇仰起头,双手揉搓自己的奶奶轻轻哼叫,纵动屁股不疾不缓地套纳着。李槐把长枕屈折对叠垫高后后脑,睁大双眼凝视看自己的肉棒在孙寡妇阴户中进进出出,这种视觉享受可是从未试过。

  以前,他和玉山他娘行房,多数是男上女下,而且大都是熄了灯静悄悄摸黑进行。因当时玉山年纪尚幼,仍与父母共寝,再加上老婆思想比他更保守.怕羞,连高潮来至都紧咬牙关胀红着脸,不敢轻轻迸发出叫床声,哪曾窗试过如此放浪的敦伦。

  孙寡妇其实也非常亢奋,她同样也多年未享受过这般坚硬粗壮的阳具捣插自己的阴户。自前夫和继夫先后故世以来,同她偷鸡摸狗通奸的,全是老弱残兵,从没有轰轰烈烈肉搏过因此,她更加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不敢放得太尽,死死强压舌激荡的春情,一上一下地把李槐的肉棍缓缓吞吐。

  李槐却和大多数村夫一样,但求酣畅淋漓地痛痛快快大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一场,以求发泄心头的欲火,因此不期然地把双手捧着孙寡妇的肥臀,猛力托高按落,口中兴奋地呻叫道﹕「亲亲嫂子,快点用力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快点,我好爽.好过瘾哦﹗」

  孙寡妇见李槐七情上面,龟头不住在阴户里弹跳,害怕他泄了精,太快玩完,所以运力抗拒李槐的压力,轻声浪叫道﹕「啊,别这么大力呀﹗我太刺激啦﹗喂,李槐,好老公,慢慢玩吧﹗」

  她唯恐李槐泄出,索性坐在他胯上不再上下套纳,只是前后筛动屁股。李槐却奋得双眼几欲喷火,见孙寡妇坐着不动,便将双手握着她的两只雪白细嫩豪乳,推上按下,连声叫道﹕「快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呀﹗我的阳具就快胀毁啦﹗你再不动,我可要翻身上马啦﹗」

  他咬牙切齿地使劲握着孙寡妇的奶奶上下推动,屁股也用力向上拱起,驱使龟头猛撞孙寡妇的花心。这一来,孙寡妇也克制不住了,遂纵动屁股,顺看李槐的力道,急吞疾吐,依依呀呀地浪叫道﹕「大肉棍撞到我的子宫口啦,亲老公,爽死我啦﹗」

  李槐听闻她震撼、诱惑的叫床声,视觉、听觉、触觉三个器官大受刺激,亢奋到无以复加。突然,感到自己的阴茎突被孙寡妇的阴道嫩肉急剧钳夹、碾磨,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迅速袭上心头,直冲脑际,遂尽其余勇,一招潘龙翻江,突然将孙寡妇掀下,自己随即揽着孙寡妇的肉体打滚,转而压住她,如饿虎扑羊地狂抽猛插,口中叫道﹕「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死你,插破你的骚肉洞﹗」

  孙寡妇被李槐一轮怒涛拍岸般的强攻,兴奋得连声浪叫道﹕「哎哎哟﹗亲老公,你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死我呀﹗忍住呀﹗再大力抽我几下,我就快升天啦﹗」

  正在这紧要关头,忽闲房外一声鸡啼,接着又是一阵「汪汪汪」的犬吠,吓得李槐不禁把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下来,失声惊叫道﹕「可不见鬼,丑时都未到,怎地有鸡啼﹗而狗又吠得厉害,莫非发生哈事啦﹗」

  无端端一阵鸡鸣犬吠,使得孙寡妇由本来飘飘然然在云天傲游的景界,突然从万丈高空急跌落地面,不由恨得咬牙切齿道﹕「死丫头,小妖精﹗老娘正在兴头上,就快丢了,没来由却被你破了好事,老李,亲老公,你不必理她,继续抽插ua,让咱们一齐升天吧﹗」

  李槐这时已被吓得冷汗夹背,硬胀得发颤的阳具活像被利器刺破了的皮球,迅速萎缩下来。但泄出的生命之源,却缓缓地流经输精管,慢慢由龟嘴泌出。刹时间,软软的阳物便滑出孙寡妇的阴户,任凭孙寡妇的巧手如何抽插搓捏,再也起不了头,于是只好苦笑道﹕「孙大嫂,不行了,你瞧,我已经出了,现在还流着呢﹗改天有机会我们再玩个痛快,只是怕你女儿又从中作梗。」

  孙寡妇扶着他软得像害了病的小鸟般的阳具,从褥下抽出一块碎布,在依然下滴的龟嘴上揩了揩,长长叹了口气幽幽道﹕「唉,要不是这狗入的浪蹄子作怪,咱们两人今晚一定会更尽兴而散的。我孙寡妇很久没有遇见这么粗壮又这么韧性的宝贝呢﹗老李,你还劲得很呀﹗」

  她边说边把李槐搂得紧紧的,又深深吻了他一口,续说道﹕「老李,现在还不要忙着走,等一下鸡不啼狗不叫,就是那死丫头回房去了,那时我再送你出门去。」

  李槐惊魂稍定,见孙寡妇一身细皮白肉,奶奶肥,屁股圆,倒也万分舍不得,双手不住在她的两片屁股上抚摸揉捏,爱怜地说道﹕「孙大嫂,你真是难得一遇的浪货,模样俏、身段娇还不算稀罕,最难得是你下面那肉洞儿可真奇怪,怎么一阵子松垮垮的,一阵又紧得比黄花闺女还要狭迫。尤其你浪的时候,那周围嫩肉还会咬人呢﹗又啜又吸的,就像小娃儿含住母亲乳头吃奶那样,叫人爽得魂魄都散了。」

  孙寡妇闻言,洋洋自得地嘻嘻笑道﹕「老李,不瞒你说,我那穴儿可是下过一段很长的时间苦练出来的,不但要在八、九 岁以下开始练习,而且还要有先天的资质哩﹗」

  李槐是个没多大知识的粗人,孙寡妇这一席话听得他一头雾水,似明非明、瞪大双眼望着孙寡妇的下阴问道﹕「那肉洞儿天生就是给男人插的洞洞,还练习甚么呢﹖不就是个个女人都一样,分别只是阴毛疏密而已,论甚么资质﹖又不是脸蛋儿,可以比较哪个美哪个丑﹖」

  孙寡妇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掉转头仰卧床上,双腿屈曲分张,让阴户展现在李槐眼前,然后指指自己的下阴微笑道﹕「你看过你故世老婆的浪穴吗﹖相信一定看过啦,不过粗略看也只能分辨哪个孔儿大,哪个孔儿小,哪个孔儿生上点,哪个孔儿生下点。这些当然和行房时男人过不过瘾有关,但最重要的还是孔儿里面的嫩肉哩﹗老李,你试试把两只手指插进去摸一摸、掏一掏,便会知道个大概的。」

  李槐果真探过头来,见孙寡妇的阴户虽然已用碎布抹过,但仍隐约有自己的精液混和看她的淫水缓缓流出。未把手指插进去之前,先把手弓开她的阴唇细细凝视,心中暗道﹕「好个孙寡妇,都三四十 岁人了,肌肤脸容还可以说是保养得很好,但奇怪的是连阴道嫩肉还是那么鲜艳丰润,可真出奇」

  于是依言并起两只手指插进孔里里摸摸掏掏,哗,又厚又绵又层层叠叠生得好多皱纹。记得自己也曾试过用手指拖过玉山他娘的阴户,哪里有那么厚嫩的阴肌。正在诧异赞叹间,骤然感到那四周嫩肉突然地收紧,吸住自己的手指,而且一夹一夹的,整个阴道似在翻腾,连阴唇也像两扇门般合拢起来。再看真点,她的肛门也在蠕动呢﹗

  孙寡妇一边运劲驱动阴肌,一边傲然含笑道﹕「怎么样﹖够不够劲﹖」

  李槐笑道﹕「难怪,难怪﹗」

  孙寡妇眉眼含春地问道﹕「难怪什么﹖你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无妨,我不会生气的。」

  李槐索性用力把插在她阴道中的手指迅密地抽插起来,一本正经地答道﹕「那我就直话直话啦﹗你知外面的人都众口交加说道是专吸男人精血的狐狸精﹗看,连我的手指都给你吸啜得很受力,何况是男人的阳具,你这样吸啜,比用口吮还要厉害很多,铁打的棒棒都夹扁啦﹗」

  孙寡妇放松了阴肌,也收敛起笑容道﹕「那根本是外面的愚民不识宝,正所谓少所见,多所怪,见骆驼,谓马肿背。其实,这叫阴柔功,许多古代医生专家还专门论述的哩﹗还有,你发觉我的阴道壁多皱纹、又厚又绵吧,那就是古人经过长时间研究,而在他们所写的房中秘术中所提及的「名器」,一百个女人中根本找不出一个来﹗」

  李槐听得甚感兴趣、因为这些知识全是他以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于是又好奇地问道﹕「那阴柔功和名器又有甚么效用,怎这么稀罕神秘的。」

  孙寡妇又驱动阴肌夹了夹几下,笑道﹕「这就要你自己回答了,刚才你那东西插进我孔儿中,是不是很舒服,很酥爽,很过瘾其实,那个男人下喜欢女人的孔儿又狭窄又紧缩呢﹖事到如今,我也不须瞒你。我的妈妈是妓女出身,当年后生时还是出名红牌阿姑呢﹗从八 岁起,我就在母亲的督导下坐罐运气炼习,使阴肌蠕动的能力增强,这就叫阴柔功。至于所谓的「名器」,就是阴道天生狭窄、厚肉、多皱纹。名器再配合「阴柔功,男人那东西一插进去就会欲仙欲死,乐不可支。」

  李槐听得双眼睁得如龙眼般大,看看孙寡妇那依然保留着几分娇艳的红颜,又看看她展露的阴户,手指又在孔里掏了几把,胯间阳物又不期然硬了起来,红着脸说道﹕「孙大嫂,一你说得那么绘声绘色绘声,我的肉棒棒又翘了,很想再捅进那「名器」里面消消火呢﹗」

  孙寡妇嘻嘻笑着,沤了他那里一眼,又侧耳倾听外面的功静,悄声道﹕「小妖精还在庭院里作怪,一时出不了门,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就快点,小心别弄出声。我用阴柔功夹你,包保不消数分钟,你就会一泄如注﹗」

  正所谓「色胆包天」,李槐这时也顾不得孙寡妇的女儿会再玩出甚么花样,就拔出手指,挺着那条如一柱擎天的阳具仰卧床上,手拉孙寡妇爬到他身上。

  孙寡妇媚笑说道﹕「嘻嘻,你真是老糊涂,刚才我是怕你欲火攻心,没插三两下就出了、所以才同你玩「观音坐莲」这种花式,目的无非是减少你的冲动拖长行房时问,但归根结底,女人始终还是天生要给男人压的,压得越实越舒服。现在时问不多,你可以姿意狂抽猛插,我再夹你几夹、好快你就会爽到打震射精了。」

  李槐点头傻笑,双眼喷出欲火,即刻扑到孙寡妇身上,把阳具对准穴心,屁股一挫就直插到底。孙寡妇也一改起初轻挑慢捻的玩法,四肢分别盘住李槐的腰隙和屁股,活像一条大蛇纠缠着李槐李槐的屁股。

  李槐如怒涛起伏,呀呀连声地狂抽猛插﹗孙寡妇则筛动玉臀驱便阴肌夹逼啜吸侵入穴心的硬挺阳具。李槐的五官因极度兴奋而扭曲,眼中喷出欲焰,双手捧住孙寡妇的圆臀又托又揉﹗两人虽尽量不发出声响,但从牙缝鼻孔迸出的呻吟声还是够震撼的。

  由于志在一泄为快,所以这埋身肉搏既激烈又急骤,充满了爆炸性﹗果然不消片刻就雨收云散,李槐的肉棒棒在孙寡妇体内一阵剧震,射出阳精。他满v泵a长嘘一口气,像过足大烟瘾似的,浑身瘫软地趴伏在孙寡妇的肚皮上。

  孙寡妇虽然尚未抵达高潮,但李槐刚才那一轮实牙实齿、拳拳到肉的强攻,也令她非常受用。她满意地抚摸李槐的脊椎,柔声道﹕「你虽年近五十,还是劲头十足哩﹗好了,起身让我帮你清洁清洁,然后穿衣服准备回去吧﹗」

  李槐终于像窃贼一样偷偷摸出孙寡妇的家,虽然十分众张和狼狈,但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酣畅淋涪地发泄,所以心情遗是很舒畅的。
         【完】

  2136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