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干小姨子](小姨子喂我咂吃好)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我准备去A市出差,我爱人要我去看看我的小姨子丽英。其实,她不说我也
会去的,我这次出差的一半目的就是想去看看她。

  丽英是我爱人同父异母的妹妹。她刚刚七岁时,她妈妈就只身跑到美国去了。

  因为她背叛了我岳父,卷走了他几百万美元,使我岳父的工厂差点倒闭,所
以我岳父和我的岳母(丽媛的母亲)都非常恨她,找不着她,也就把这种恨转到
了小丽英身上。只有我爱人丽媛对她比较好,但丽英个性极强,管她稍严厉点,
就会激烈反抗,所以她俩的关系也不是很亲。

  只有我这个姐夫对她有求必应,管她的时候也极为委婉,所以她比较听我的
话,对我也最信任。

  我岳父和岳母去世后,只把遗产的一少部分留给了丽英,而且在她25岁之
前由丽媛代管。

  丽英花钱很厉害,丽媛总是限制她,俩人时常为此发生争吵,这时她就会找
我要钱。只要不太过份的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她。

  在我的鼓励和辅导下,前年丽英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学院。

  她每个月给我打几次电话,去年竟说她要结婚了,要丽媛把父亲留的遗产提
前给她,丽媛怕她乱花钱,极力反对,丽英就说了几句过份的话,气得丽媛把她
应得的遗产全给了她,并说与她断绝关系,再也不管她了。

  我了解丽英,她的决定即使错了,她也不会改的。我也不想过多干涉她的个
人生活,只能祝她一切顺利了。

                 二

  当我来到丽英家门口的时候,我几乎没能认出那个站在路边,手里抱着小孩
子的少妇就是丽英。

  她变化太大了,以前那个机灵可爱,有时还很调皮、还时常使坏的淘气的小
姑娘已变成了一个艳丽性感,身材惹火的少妇。

  我以前很喜欢丽英,但那是一种兄妹之爱。

  以前与她在一起,即使她穿着短裙坐在我的腿上,我的鸡巴也没有硬过。

  但看着现在的她,我的鸡巴竟然有了反应。我赶紧振作一下,说道,这么快
就有孩子了,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告诉我。

  她叹了一口气,本来不想要孩子的,被那个该死的给骗了。

  丽英把我让到了房间里,令我吃惊的是,竟然只是个一室带个小厨房和一个
小洗手间的居室。

  “怎么你住这么小的房子?”我知道岳父给她留的钱有二百多万呢。

  她说道:“都是你害了我。”

  我鄂然,“怎么是我害的?”

  丽英无奈地给我讲了她的婚姻。

  她说,我对你的感情你不是不知道。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总不能跟姐
姐抢丈夫吧。上大学后,追我的男生能有一个加强连,但我心一点都没动。

  后来有一天开全校大会,我们新当选的学生会主席的演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
印象,因为他不仅演讲得好,我觉得他长得非常象你,气质也很像你。然后,我
就主动结识了他,三个月后我们偷偷结了婚。

  我们发奋努力,提前一年毕了业。那时想得很好,准备干一场大事业。我从
姐姐那把父亲留给我的钱都要了回来。开始时炒股票,赚了不少,他在别人的撺
弄下又开起了公司,一共开了几次公司,一次比一次赔得惨,结果是血本无归。

  现在我们只剩下刚结婚时买的那个小别墅了。

  “那为什么现在不在别墅住?你丈夫呢?”我问道。

  “几次生意失败后,他就彻底失去了自信,也彻底绝望了,他无法接受赔光
了二百多万的现实。他开始酗酒,整天喝得烂醉,最近又染上了毒瘾,天天找我
要钱吸毒。我打他,把他绑起来也没用。(我知道,丽英以前练过跆拳道)我送
他进了戒毒所,可回来没几天又开始吸。我就与他离了婚。可他还总闹,要钱。

  我就把别墅租了出去。再说我手头也没几个钱了,租出去每月还能有两千块
钱的房租费。“丽英说着,眼睛里出现了泪花。

  我听了也有些黯然。

  丽英马上察觉了,擦了下眼泪说道:“看我,说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让
你也跟着难过。其实,也就在你面前我会这样,我从末在别人面前说过这些事。”

  丽英走到我跟前,胸部几乎碰到了我的脸上,这在以前是她平常的动作,但
现在大了许多的双乳真叫我吃不消。我只有尽量作着深呼吸。

  丽英动情地说:“你知道吗?姐夫,我只所以没跨掉,全是因为你。我妈妈
来找过我,要给我一百万美元,让我把支票给撕了,把她骂跑了。她这么多年不
管我,让我受了那么多苦,我不会原谅她的。姐姐让我给彻底得罪了,她不会原
谅我的,我也不会去求她。我想我要是真有过不下去那天,我就去找你,你一定
会管我的,是吗?”

  “当然。”我握住了丽英修长的小手,十分肯定地对她说,我当然会管,我
始终把你当作亲妹妹的。

  这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进来一个手里拎许多东西的姑娘。

  她抬起头看见了我,说道:“这就是姐夫吧?”

  她的声音是那么好听,她的面部是那么的纯洁,与丽英的性感,娇媚的美不
一样,完全是另一种清纯的美丽动人。

  丽英介绍说,这是我的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叫张雪纯,她是来给我们
做晚餐的。

  我立即站起来,伸手要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可她害羞地说:“你们坐吧,我
去做饭。”一路小跑地进了厨房。

  丽英神秘地凑进我的耳朵,几呼要咬在了我的耳朵上,口中吹气如兰,让我
心里痒痒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她说:“雪纯漂亮吗?知道吗?她是我的媳妇。”

  “什么?”我小声地惊叫一声,“她怎么会是你媳妇?”

  “你不相信?我告诉你是这样的。”

  原来,因为雪纯长得太美,追她的人特别多,让她不胜其烦。丽英也非常喜
欢她,便充当起了护花使者,经常把不要脸的追花者扁一顿。后来有个长得很帅,
又有才华的同学来追她,丽英也觉得这个男孩不错,便决定让他们相处。但要那
个男的发誓,决不变心。雪纯与那个男孩处得非常好,几乎算是订婚了。可临到
毕业时,有个省长的女儿也看上了他,便许以极为优越的条件,那个男孩最后还
是“痛苦”地变了心。丽英知道后把他打得鼻青脸肿。

  雪纯也非常伤心,决心再也不找男人了。丽英离婚后对雪纯说,我们俩结婚
吧,你做我的妻子。雪纯却说,好,咱俩结婚,但我得当丈夫。就这样她俩半真
半假地成了夫妻。但究竟谁是妻子,谁是丈夫现在也没弄清。

                 三

  雪纯的手艺很好,一会就做好了八个菜,味道也相当不错。还拿出了几瓶各
种各样的酒,什么白酒,果酒,啤酒,还有洋酒。丽英能喝酒我是知道的,再加
上我俩多年未见,便尽情喝了起来。

  雪纯只是喝了点果酒,我们也没太劝她。

  我看家里这么整洁,心想一定是雪纯收拾的,因为丽英是不擅长做家务的。

  我就开玩笑说:“我看哪,如果你俩真要结婚,只能是丽英做丈夫,雪纯当
妻子。”

  雪纯听了羞得不行,脸红红的,可爱极了,我真想上去亲她一口。

  她匆匆地吃了几口饭,就说晚上要加班,上班去了。

  丽英说:“雪纯太内向了,又那么漂亮,很多男人都想打她的主意,真叫人
担心。姐夫,让她到你那工作吧,但你不准监守自盗。”

  “那可难说,这么可人的姑娘,别的男人会动心,我更会动心的。”借着酒
劲,我俩说话都有些放开了。

  这时孩子哭了起来,丽英赶紧抱了起来,说是该喂奶了,掀起衣服就要喂。

  我说:“不行,你喝了那么多酒,孩子吃你的奶会醉的。”

  丽英想想也对,就起身给孩子冲了点奶粉。

  我看看表,已经晚上快十点钟了,我们整整喝了三个小时,就说:“我该走
了。”

  丽英不高兴地说:“上哪去,就在这里住了。”

  “怎么住,只有一张床,一张两人坐的沙发,难道你要我在沙发上坐一夜吗? ”

  “姐夫,咱俩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住过,现在你又封建起来了。”

  的确,从前丽英经常钻到我被窝里,甚至和丽媛我们三个人一起睡。但那时,
丽媛和我只把她当成调皮的小姑娘,根本没把她当成真正的女人。即使我俩在一
起洗澡时,我也没把她当成个女人。但今天不同了,我的鸡巴总是硬硬的,如果
在一张床上,我肯定会受不了的。

  我说:“丽英,我还有点事,再说人家已经给我订了宾馆,我明天还会来看
你的。”

  丽英坚定地说:“不行,这么晚走我不放心。姐夫,听话,今晚住这吧。你
要怕挤,我睡沙发好了。”

  看到丽英的眼里既十分坚定又有几分肯求之色,我便不再坚持了。

  丽英见我决定留下来,象个小孩子样立刻高兴了起来,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去。

  累了一天,我舒服地洗了个澡。这时,丽英却走了进来,慌得我急忙把鸡巴
掩盖了起来。

  丽英促侠地笑着说:“吆!跟我还害羞,我也不是没见过。别害怕,我给你
送衣服。这都是新的,没人穿过。”

  丽英走出去后,我觉得自己特别狼狈。要知道,我也是个猎艳高手,在女人
面前何曾害羞过,今天却处处落在了下风。关键是我始终不想与当作亲妹妹的丽
英发生什么关系。

  以前丽英也经常跟我开玩笑,还经常恶作剧,对我使坏。我一点也不生气,
反而更加喜欢她。但现在她的一颦一笑却风情万种,叫我有些情不自禁。

  洗完澡,穿上浴衣,非常合适,知道这是专门为我新买的,心里十分感动。

  我不知道与丽英会发生什么,我俩之间,主动权总是掌握在她手中,我也只
能顺其自然了。

  坐在床上看着出浴的美人,真是一种享受。她穿着吊带睡衣,露着如脂的肩
臂,妖媚无比,不可方物。我想也许有了小孩之后把她骨子里的媚气都激发出来
的吧。

  我曾见过丽英母亲的照片,刚刚十八岁就媚气逼人,那也许也是生了孩子的
缘故吧。

  丽英走到床边,把两个大枕头坚起来,让我靠在上面,然后轻轻地偎依在我
的身上。我的心竟少有地跳了起来。

  “姐夫,从我结婚后,我觉得你跟我疏远了许多。”

  我说:“不是这样的,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我不能还拿你当不懂事的小姑娘
对待,但我心里始终当你比亲妹妹还亲。”

  “我也知道姐夫当我是亲妹妹,这一点既让我高兴,又让我不高兴。”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你对别的女人比亲妹妹还亲,你经常跟你的小情人又搂又抱,
可对我只是很轻很轻地亲一下脸颊,或轻轻地抱一下。”

  “那不一样,哥哥对妹妹怎么能象情人那样呢。”

  这时,丽英坐了起来,拿起床边的毛巾伸进怀里擦了起来。

  我问:“怎么了?”

  “还不是你,不让我喂孩子,现在都胀了出来。”

  我说:“那你快去挤出来吧。”

  丽英眼睛一转,坏坏地一笑,“我不,我要你给我吸出来。”

  “什么?不行,不行,都那么大了,还总是胡闹。”

  其实,要是换了别的女子,我要是不讨厌她的话,我不会介意的。我真不知
道人奶是什么滋味呢。可吸小姨子的奶,实在是不好意思。

  丽英立刻变了脸,露出悲威的表情,眼泪在眼框上挂着,说道:“我知道,
你是嫌我才不愿意的。”

  我明知道,她的表情是假的,以前她也常用这招对付我。她知道我看不得女
子的眼泪,何况是心爱的妹妹。

  我立即投降,说:“好吧,但要是咬下来你可别怪我。”

  “你敢!”她立刻转泣为笑,还是那种坏坏促侠的笑。坐到了我身边,把我
的头枕到了她的腿上,然后把睡裙的吊带放了下来,露出了两个圆润的乳房。

  丽英的双乳并不很大,却十分匀称。红红的乳头,甚是好看。真想双手上去,
好好抚摸抚摸。

  丽英象奶婴儿一样,慢慢地把一个乳头送到了我的口里。

  事情这样了,我也不再客气,轻轻的含住了乳头。丽英呻吟了一下,我看了
她一眼便吸了起来。随着我的吸吮,丽英的身体也在不断地颤抖。我加大了吸吮
的力度,丽英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一下,舒了一口气,然后无力地靠在了床上。我
知道,她肯定是泄了。

  这时,我掌握了主动,也坏坏地笑着问她:“还要不要吸?”

  丽英喘了口气,说:“当然要吸。但这个姿势太累了,这回我躺下,你爬在
我身上吸。”

  我也不想那么多了,怕压着她,我侧着身子,她却不让,要我压在她身上。

  吸着她的鲜嫩的乳汁,感受丽英身子的颤抖,等我吸完时,我感觉到紧贴在
我小腹的丽英的嫩屄里涌出了一股热流。她又泄了。

  我问:“还胀吗?”

  “不胀了。我的奶好吃吗?”

  “好吃。”

  “什么味道?”

  “有点甜,有点咸,还有点腥。你可以自己尝尝嘛。”

  “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

  “那有什么。还没有哥哥吃妹妹奶,姐夫吃小姨子奶的,这不也吃了。”

  “我以后不给你当妹妹,也不当小姨子了。”

  “那当什么?”

  “我给你当小妈妈。你吃了我的奶,你就是我的小儿子了。快叫我小妈妈。”

  我刚想反驳她,她脸上马上露出了肯求的表情。我也马上投降。

  “好好好,叫你小妈妈。”

  “小儿子!”

  “小妈妈!”

  我俩紧紧地拥在了一起。辱舌也交织在一起,忘情的亲吻了起来。

  丽英的手穿过我的睡衣,握住了我硬了一天的鸡巴。然后帮我除去了睡衣,
坐了起来,移到鸡巴的旁边,用她那纤嫩的小手套弄起鸡巴来,然后又用她的小
口把鸡巴含了进去。让我舒服的差点泄了出来。

  她停了一下,对我认真地说:“姐夫,我可从来没对别人这样做过。我以前
的丈夫要我这样做,还叫我给揍了一顿。”

  我连忙说:“知道,知道。”我也忍不住了。搬过丽英的双腿,想与她来个
69式。

  不曾想,丽英猛地挣脱了我的手。大声说:“不!不!不!”

  我十分意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么样的反应。忙说:“对不起,丽英,
我不该侵犯你。”

  丽英转过身,覆在我身上,眼里还含着泪。我知道,这是真的眼泪。

  她说道:“好哥哥,你别误会,我不是不让你碰我,而是我觉得我已经不是
处女了,不配给你了。都怪你,我以前要给你,你就是不要。”

  我明白原委后,诚恳地说:“丽英,看着我,我永远也不会嫌你的。你要那
么说,我也有许多女人,更配不上你了。”

  “那不一样的。好哥哥,就让我用嘴帮你吸出来吧。”

  “不行!”我坚定地说,“今天你得听我的。”

  我一下吻住了丽英小口,吸着她甘甜的小舌,痛吻着她,吻得丽英透不气来。

  然后,再往下吻着她白皙的脖颈、红润的双乳、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再褪去
了她的睡裙,待要脱去她的内裤时,却发现她内裤带不是松紧带,而是一种很结
实的细绳,卡在了腰上,脱不下。看来她早有准备。

  丽英这时有了点力气,见我脱不下来,又坏坏地胜利地笑了起来。

  我环目一扫,一下看到了桌上放着一把水果刀。然后,一下从床上跃了过去,
又在半秒钟跃了回来,跨坐在丽英的身上,在丽英没有反映过来时割断了她的小
内裤。

  丽英眼泪又流了下来,“哥哥,求求你,别碰那个该死的男人碰过的地方。”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尖叫了一声,因为我已经吻在了她的小屄上。来不及仔
细欣赏她娇嫩的小屄,便把各种舌功使了出来:吸、舔、吮、轻咬。

  丽英立即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嘴里在不断地呻吟,身体在不断地摆动。她甜
甜又咸咸的淫水一股股地流到了我的口里。

  觉得差不多了,便端起了长鸡巴,慢慢地肏进了丽英的小屄里。我低吼一声,
全都肏了进去,然后慢慢地肏起屄来,俯下身看看丽英的反应。

  她呻吟声大了起来,感动地搂住我的头。

  “哥哥,谢谢你不嫌我,我真高兴。你还记得不,以前你有个女朋友因为不
是处女,你就不要她了。所以我特别害怕,特别自卑,又很矛盾,既想跟你亲近,
又怕你嫌我。”

  “你还记得那件事呢!其实我不是嫌她不是处女,而是因为她有男朋友,她
嫌贫爱富,我早就不想要她了,只是找了个借口,说她不是处女,也是想羞辱她
一下。你怎么能跟自己联系起来呢,记住,哥哥永远爱你,你要是不再结婚的话,
哥哥永远照顾你,懂吗?”

  丽英点头应着,身体也向上使劲回应我的冲击。

  她颤抖一下,紧紧地接住我,嘴里说:“哥哥,快,快,使劲。”

  我一笑问她:“快快干什么呀?”

  丽英娇羞不已。

  “你真坏,你真坏。”

  “快告诉哥哥,快什么?”

  丽英知道我要让她说什么。害羞地把小嘴凑近我的耳朵,小声说:“哥哥快
肏我,使劲肏小妹妹的小屄屄。”

  我立刻兴奋了起来,加大了腰部的力量,快速的肏起屄来。

  “好妹妹,爽不爽?”

  “啊!啊!爽,哥哥,姐夫,小爸爸,小儿子,你肏得小妈妈爽死了。小妹
妹恨不得死在哥哥的跨下。”

  我也激动起来,嘴里叫着:“好妹妹,好小姨子,小妈妈,小儿子要肏死你。”

  丽英也来了力气,竟一下翻了过来,骑在了我身上,用尽全力上下起落着。

  我兴奋了一天,早就要暴了,但我在等着她一起达到高潮,所以我忍着,看
她也快要到了,一下又把她翻下去,狠狠地又肏了一百多下,然后一泄如注。

  我的阳精烫着丽英的屄心,丽英涌出的阴精也烫着我的鸡巴头。

  我们紧紧抱在了一起。

  过了好一阵,丽英被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动了一下,我抬头吻了一下她红红
的小唇,然后,让她爬在了我身上。

  丽英叹了一口气,说:“姐姐知道了会很生气的。”

  我笑着说:“别担心,等我把你接回去,我们住在一起。”然后,帖着她耳
朵小声说,“我要把你姐妹俩一起肏. ”

  丽英脸红了一下,“还一起肏,姐姐不得打死我呀。”

  我看她确实有些担心,便认真地说:“姐姐一定会接受你的,不信咱俩现在
给她打电话。”

  丽英吃惊地看着我,“姐夫真这么想吗?”

  我知道她不信,便拿起了床边的电话,拨通了丽媛的号码。丽英不敢相信地
张着嘴,吃惊地望着我。

  “喂,姐姐吗?”(因为丽媛比我大一岁,又总是象姐姐那样关心我管我,
所以我总是叫她姐姐)

  “啊,是阿瞳呀,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又怕你说我
总是婆婆妈妈的。”

  “是我忙忘了,别生气了,我很好。我现在丽英家呢。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一下,丽英丈夫染上了毒瘾,她们已经离婚了。我想把丽英和孩子接回来和我们
一起住,你同不同意?”

  “这事还用问我,她要愿意的话,当然可以。”

  “你不恨她吗,你原谅她了吗?”

  “以前说的都是气话,我现在都有些后悔呢。倒是我希望她能原谅我,其实
我俩虽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我始终当她是我亲妹妹的。”

  “谢谢姐姐,我也替丽英谢谢你。但还有一件事,你得原谅我,我才能告诉
你。”

  “好了,什么事我不能原谅你,快说吧。”

  “姐姐,请原谅我,我现在和丽英睡在一个被窝里。”

  “这有什么,你们俩也不是没睡过。”

  “不仅仅睡在一个被窝里,我的鸡巴还插在她的小屄里,你能原谅我吗?”

  姐姐并没有惊奇,沉默了一下,说:“我早料到会有这一天的,以前你们就
总在一起洗澡,她还总说要嫁给你。”姐姐还笑了起来,说道,“阿瞳你记不记
得,以前,她一跟我打架,就说要把我的丈夫抢走。为了气我,还跑到咱俩中间
睡,不让我碰你,这回她可如愿以常了。”

  丽英马上接过了电话,哭着说:“姐姐,都是我不好,不懂事,请你原谅我,
我不会抢你的丈夫的。”

  “好了,丽英,我没有怪你,我欢迎你回来,他女朋友那么多,你回来帮我
看着点他。你俩的关系我不会介意的。你回来,咱们仨个还睡一个床。”

  (其实刚开始时丽媛发现我外面有情人时,气得快发疯了。后来在一个高人
教了我一种法术,在我与女人肏屄射精时,我强大的意念咒语一起射进女方的屄
内,女方就不吃醋了,非常会对我绝对忠诚,当然这需要相当的功夫,为此我禁
欲一年,别的事也全都放下,终于在师傅的帮助下练成了。第一拿丽媛试,第二
天便在她办公室勾引她的秘书,结果,丽媛不但不吃醋了,还把她的漂亮可爱的
小秘书让我带家里玩,还让我们睡在一个被窝里。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怕身边的女
人吃醋,也不怕她们不忠诚了。所以我今天敢给她打电话。此中经过,容后再详
述)

  这时,我在下面动了起来,丽英难以控制地呻吟了起来,脸上肯求我别动。

  可我更加来了劲。丽英的声音也大了起来,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丽媛在电话那面说道:“丽英你再叫,我也快受不了了,快回来吧。好了,
我挂线了。”

  丽英也放下电话,心情好了许多。恨恨地对我说:“你敢整我,看我收拾你。”

  说着,在上面用力套了起来,还往向不同方向使着劲。弄得我舒爽无比。

  我俩正肏得起劲的时候,房门开了,雪纯惊慌地走了进来。抬头看到这么香
艳的场面,惊呆在那里。

  丽英知道是雪纯进来了,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也没回头看,嘴里只是说:
“不是让你在宿舍住一宿吗?”

  但我看清了雪纯满脸泪水,衣服还撕破了。我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赶紧让
丽英停了来。

  丽英回头看到雪纯这个样子,大吃一惊,也没顾得穿衣服就跳下了床,搂住
了满脸伤心、惊慌和震惊的雪纯,连问发生了什么事。

  可丽英一跳下去,我30多公分长的鸡巴却直挺挺地露了出来,这使雪纯更
加吃惊,呆呆地说不出话来了。

  丽英光着美妙的身子,见雪纯发呆,便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我旁边,让她
躺下,可雪纯还在盯着我的鸡巴呆呆地看。

  丽英回过神,对我说:“还不快把你那坏东西收起来。”

  我才慌忙随手抓起旁边丽英的睡裙盖在了上面。

  丽英给雪纯洁倒了杯热水让她喝了,雪纯才缓过神,扑在丽英身上痛哭了起
来。

  原来,平常雪纯都是住在丽英这里的,丽英想留我住,所以让雪纯先到他们
报社的宿舍去住几天。不想,她们主任知道了这件事情,把那个宿舍的另外两个
女工作人员打发出差去了,还配了一把宿舍的钥匙,晚上偷偷把门打开,脱光了
衣服想要强奸雪纯。但他不知道,丽英经常对雪纯进行防暴教育和防暴训练。

  所以雪纯见只有自己一个人睡觉,心里很害怕,只是和衣而卧,还把丽英给
他的小瓦斯罐和一把水果刀放在了手边。

  色狼在解她衣服时,雪纯惊醒了。色狼马上用手堵住了她的嘴。由于平时的
训练,雪纯反射性地拿起了瓦斯罐对着色狼的脸喷了一下,又抄起水果刀朝色狼
的下体捅了一刀。色狼惨叫了两声,松开了手。雪纯朝门口逃去,但门已被反锁,
在雪纯开锁时,色狼又追了上来,抓住了她的双肩。雪纯向后飞踢了一脚,(开
反锁门和前飞脚、后飞脚都是经过千百次训练的)雪纯才得以逃脱。她本能地向
丽英这里跑来,进了门才想起我今晚住在这里,又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所以她
又怕,又慌,又震惊。

  丽英听完后,气得站了起来,就要去收拾那个坏蛋。我挡住了丽英,对雪纯
说:“你想怎样惩罚那个坏蛋?”

  雪纯看着光着身子的我羞得低下了头,说:“我不知道。”

  丽英生气地说:“当然是千刀万刮。哥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等我说话,雪纯却问丽英,“她不是你姐夫吗?怎么现在又叫起了哥哥。”

  丽英噗吃乐了,说道:“傻丫头,他不仅是我姐夫,还是我哥哥,以后还是
我丈夫呢。这个以后再跟你说。先说说你想怎样惩罚他。”

  我说:“这个事既可以公了,也可以私了,既可以让他赔一大笔钱,也可以
让他身上少一样东西,当然你想让他千刀万刮的话也可以。”

  “你有那么大能耐?”

  “当然有,不信可以试试。”

  丽英抚摸着怀里的雪纯,眼睛征询着她的意见。

  雪纯心地十分善良,说:“算了,反正他也没占什么便宜。”她羞涩地说,
“他的那个东西可能让我割坏了。”

  “不行,那可不行,你这不是纵容坏人吗。”丽英坚决反对说。

  我说道:“这样吧,先了解一下他受伤的情况,如果他伤得很重,就只让他
赔一大笔钱,如果他伤得很轻就让他少一根手指头,再赔一大笔钱。你们看怎么
样?”

  丽英表示同意,雪纯却说:“割手指头太惨忍了。”

  我说:“不割手指头,让他坐十年牢也行。”

  “那就坐五年吧。”

  丽英使劲掐了雪纯一下说:“你竟为坏蛋求情。”

  雪纯立刻惨叫了一声。丽英很心痛她,又赶紧给她揉了起来。

  我看着好笑,说:“这事我作主了。”说着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我私人秘书
的电话,对她说道:“是我,你马上给李老黑挂个电话,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李老黑是黑道人物,他曾想勒索我,让我给收拾了,但我没太为难他,让他
以后只准黑吃黑,或去勒索那些发不义之财的人,他还挺听话,从此认我做了大
哥,我有什么不方便的事都是他给我办。他有什么难事,只要不是做坏事,我也
帮他摆平过好几次,所以他十分听我的话。

  放下电话没几分钟,李老黑的电话就来了,“大哥,什么事?这么晚还打电
话。”

  “你拿笔记一下。”我就把色狼的工作单位、职务和姓名告诉了他。

  “他想强奸一个女子,结果反被打伤了,你去了解一下,他伤的情况。然后
看他有多少钱,拿出95% 作为赔偿,再让他蹲五年大牢。他要是认罪态度不好,
他再割他一根手指。”

  “好,大哥,你放心,我尽快给你办明明白白的。”

  放下电话,两个女孩都吃惊地看着我。

  “哥哥,你是什么人哪?怎么像黑社会似的。”

  我笑笑说:“哥哥不是黑社会的,但黑社会害怕我。我是让黑社会去干点好
事。好了,才下半夜二点钟,我们再睡会吧。”

  雪纯看了看我俩,说:“你俩睡吧,我在沙发上坐一会就行了。”

  丽英点着她好看的鼻子说,傻孩子,听我的安排。然后拽她进了洗手间帮她
洗澡去了。还回头问我,“要不要一起洗。”

  雪纯一下揪住了她的耳朵,把她拖进了洗手间。

  看着两个可爱的女孩子,我摇了摇头。

  十分种后,两个美人穿着浴衣走了出来。她们两个都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
的大美女,这时再穿着漂亮的睡衣走出来,实在让我心动不已,鸡巴又硬了起来。

  好在我早已穿上了睡衣,才不至于太出丑。我也进洗手间冲洗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