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妈妈的淫辱人生(9)作者:神笔马良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前文:viewthread.php?tid=9154533page=1#pid95840481
字数:5761
教师妈妈的淫辱人生
作者:神笔马良
(九) 第一部第九章 家中耻辱的主妇(上)
那天离开公园之后,秦弘先把我送回家,接着又载着妈妈不知道去了什幺地
方。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星期,在这个星期里秦弘经常在傍晚的时候用车把妈妈接
走,然后第二天早晨再送回来。和他一起的那几个流氓还配了我们家里的钥匙,
然后不分场合的闯进来,不管妈妈在做什幺事情都要和她云雨一番。令我感到不
解的是,王医生给妈妈注射的药物的效果应该已经过去很多天了,为什幺妈妈还
是一直听从他们的摆布。
7月7号又是一个星期日,妈妈照例早上才回的家,所以一直到中午才睡醒。
我们吃过午饭之后他就一直在做家务,自从成为秦弘他们的性玩具之后妈妈的精
神状态就不是很好,家务也很少再做了,所以家里又脏又乱,妈妈只好强打起精
神开始收拾房间,好像又变成了过去那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我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感觉到有人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接着看到进来的人
是苏海的双胞胎兄弟苏山。他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笑嘻嘻的对我做了个不要出声
的手势,然后小声的问,「你妈妈呢?」这几天他们来的时候都是这样的,我习
惯的像里面的卧室指了一下。
在这些流氓中,秦弘的家世最好也最有钱,苏海的身体最好,活像一个大猩
猩,猴子脑子最好使,也最最坏最狠的一个,相比起来这个苏山最普通,看上去
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妈妈正在卧室架着熨衣板,熨烫已经晾乾的衣物,由于是
背对着门口,加上电视的声音很大,所以苏山已经走到她身后都没有被发现。
妈妈在家里穿的比较随便,上身是一件普通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黑色的
裙子,为了干活方便,还在外面套了一条蓝色的围裙。妈妈左右转动身体熨烫着
衣服,身后的大屁股也在不停的左右扭动着。苏山悄悄的走过去,蹲下来,盯着
妈妈的大屁股突然伸手抓住了裙角,用力把妈妈裙子一拉到底。
「呀,你干什幺?」妈妈被吓得马上转过头,虽然她心里清楚苏山想要做什
幺,但还是本能的叫出了声。「转过去,别乱动,接着熨你的衣服。」苏山接着
把妈妈的内裤也扒到脚下,把脸紧紧的贴在妈妈的大白屁股上,伸出舌头在上面
不停的舔。
「啊,不要这样,我儿子还在家呢,你们放过我吧。」妈妈被他舔得很屁股
上全是口水,痒的难受,用力扭着大屁股。「哈哈,放过你?你知道这些天你给
我们赚了多少钱吗?那些大老闆没有你的大屁股都吃不下饭了。再说看你每天也
很爽呀。」苏山侧过脑袋,把舌头伸进妈妈的臀沟之中。
「我,我没有,那是因为你们的药,我现在已经恢复了,你们不要再来找我
了。啊,好痒,不要舔那里,好髒的。」妈妈手里拿着熨斗,根本没办法好好熨
衣服。「呵呵,想得没,你以为药效过了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你别忘了,这
几天你那些录像带,小心都给你老公当礼物,估计他肯定喜欢。」苏山并不觉得
妈妈的肛门脏,又湿又热的舌头舔着上面的花蕾,弄得妈妈不停的扭动身体。
我在客体悄悄向卧室偷看着,听到他们的对话,终于知道了为什幺药效已经
消失了妈妈还是乖乖的听他们摆布。心想,不能再让他们继续欺负妈妈了,我一
定要弄到那些录像带。而且我对那些录像带中的内容也非常感兴趣,如果拿到手
就知道妈妈这些天到底去了什幺地方,干了些什幺了。
「哈哈,你的表演都在那些带子里,真是精彩。还有王医生在精神病院为你
拍的,要是做成VCD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别看我,转过去接着干你的活。」苏山蹲
在妈妈身体有滋有味的品嚐着妈妈屁眼的味道。「啊,别,你们不能给别人看。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等我熨完衣服随便你怎幺样。你这样,我都不能熨衣服了。
这几天衣服都被你们弄赃了,在不弄完就没衣服穿了。」妈妈听他说录像带的事
,愣了一会,熨斗停在衣服上,冒出了水蒸汽,差一点把衣服烤焦,妈妈反应过
来之后,赶紧把熨斗拿了起来。
「呵呵,没衣服穿正好,反正你穿上也得脱,光着还省得别人扒了。听说你
好像喜欢我弟苏海,每次被他干的时候都叫的特欢。你是不是看我没他长的壮,
瞧不起我,怕我满足不了你。」苏海恨恨的说,然后抓住妈妈两片大屁股,分开
妈妈的臀沟,伸出一只手指头故意用力去抠弄妈妈的屁眼。「啊,疼,你轻点呀
。我没有喜欢他,我只是,只是不能熨衣服了。」妈妈只好忍着肛门被手指硬撑
开的疼痛,转过身去撅起丰满的大屁股接着熨衣服。
「哈哈,你喜欢他也没用,他们都出去玩了,今天你是我一个人的。」苏山
站起身,从后面抱住妈妈的身体,右手探到妈妈的身前,抠弄起妈妈的阴部。「
啊,你就不能忍一下吗?我真的要熨衣服。」妈妈被他弄的熨斗从手中掉在衣服
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哈哈,老子现在就想要干你,他们瞧不起我,你这个婊子也敢瞧不起我。
」苏山说着,用左手扒开妈妈的大阴唇,把又手中指插进去玩弄阴道里的嫩肉。
「啊,我没有呀。你不要现在弄好不好。」妈妈赶紧把熨斗拿起来,边扭动着大
屁股,边继续想把剩下的衣服熨完,淫水从苏山的手指和阴道的接缝处淌了出来
,顺着大腿流在地上。
「嘿嘿,很爽吧,老子现在就要插你的逼。」妈妈真的和过去不一样了,竟
然这幺快就流了这幺多水。苏山脱下裤子,掏出他的鸡巴,他的鸡巴既没有苏山
的粗壮,也没有秦弘那幺长。「啊,你,你过一会就不行吗?」苏山在妈妈的身
后抱住妈妈的双腿边向后拉边从后面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阴道,妈妈腰一软顺势
趴在熨衣架上。
「呵呵,拿那幺多废话,老子想什幺时候插你就什幺时候插你。你现在就是
个公共厕所,上厕所还分时候吗?」苏山站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抓住妈妈的双腿
把妈妈的下半身整个抬了起来,在后面用力操着妈妈的肥逼。「啊,啊,不要呀
,停下。」妈妈上半身搭在熨衣架上,一只手还拿着熨斗,不知道该放哪里好。
「啊,啊,轻一点,不要这幺快呀,熨斗要掉了。」苏山插了一会就挺不住
了,虽然妈妈还没有高潮,他还是把鸡巴抽出来,然后抓着妈妈的头髮,把精液
一股脑的全都射在了妈妈的脸上。「哼,还没完,老子中午没吃饭,没什幺体力
,等老子吃饱了再好好干你的骚逼,快去,弄点吃的来,老子吃饱了还要接着搞
你。」苏山把软塌塌的鸡巴在妈妈的脸上蹭了蹭,擦乾净上面的精液,要妈妈準
备午饭给他吃。妈妈没办法,只好提上内裤和裙子,边用手纸擦着脸上苏海留下
的精液边走进厨房。
「家里没什幺了,煮了碗麵条,下了两个荷包蛋,你就将就吃吧。」妈妈做
好饭的时候苏山已经先坐到了餐桌旁。「嘿嘿,没关係,这不是有你这骚娘们当
菜嘛。过来,把衣服脱了,表演个脱衣舞给老子下酒。」妈妈把菜端在他面前的
时候,他已经自己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出来,边喝边色迷迷的看着妈妈。
「不要,我还要去做家务。」妈妈刚想走就被苏山拉了回来,妈妈只好不情
愿的抓着裙子慢慢的脱了下去,然后又犹豫了一下,把内裤也缓慢的脱在脚下。
「少扭扭捏捏的,前几天还表演脱衣舞今天就忘了?」苏山本想边喝啤酒边欣赏
妈妈跳脱衣服,看到妈妈磨磨蹭蹭的就不耐烦的站起身,抓住妈妈的T恤硬扒了
下去,然后直接把里面的奶罩也直接撕掉,妈妈诱人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站在那干什幺?你是死人呀,快点过来倒酒。」妈妈本来赤身裸体的原地
,双手护着胸部和下体。苏山抓住妈妈的胳膊把她拉到身边,把啤酒瓶塞在妈妈
的搜手里,妈妈只好拿着啤酒瓶往苏山的杯子里倒酒。「哈哈,要是开个店,让
你这样光着给每个客人倒酒,保证生意火到不行。」苏山说着情不自禁的把手放
在妈妈的屁股上捏了一下。结果妈妈下了一跳,把刚刚拿起的酒杯掉在地上,「
啪」的一声摔碎了,把啤酒也撒到了地上。
「啊,我不是有意的。」妈妈赶忙蹲下去把碎玻璃捡起来扔掉,然后又找了
块麻布回来。啤酒流得到处都是,妈妈单腿跪在地上,撅着浑圆硕大的大屁股,
蹲下去四处擦地上的啤酒。苏山先是坐在旁边看着妈妈成熟丰腴裸体,然后又站
起来跟在妈妈的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微微颤动的屁股看。
「啊,你不要这样呀。」苏山突然用双手大力的钳住妈妈的两片屁股,抓在
手里又掐又揉,然后又突然用手指捅向妈妈的肛门。妈妈先是疼的跪在地上,接
着惊慌失措的站起来去外面找了一把拖把过来继续擦地。虽然这次不要在蹲在地
上,但是苏山并没有罢手,她从后面抱住妈妈毫无设防的身体,伸手插进他刚刚
侵入过的潮湿肥嫩的阴部,亵玩着用手指不停的抽插。
「啊,啊,停呀,我不能拖地了。」妈妈忍受着他从后面强烈的攻击,费力
的拖着地,但是随着苏山手指插入速度的加快,不久妈妈敏感的身体就已经近乎
脱力了,紧咬朱唇逐渐叉开双腿用拖布支持住蹲下身子,淫水汩汩涌出,大片的
流在地上,把原本已经擦干的地面又弄湿了。
「啊,你,你。」妈妈脸色通红,一时说不出话来,然后又喘着粗气咬着牙
跪在地上。苏山也蹲下去,壹脸淫笑的把手从屁股下面伸到前面扣住肥大的阴部
,继续用手指在阴道里不停的抽送。妈妈看着身下不停滴落的淫水,羞愧的满脸
通红,又继续蹲下想把地上淫水擦乾净。
苏山在后面抠弄妈妈的下体,妈在前面擦着不断下身不断滴在地上的淫水,
怎幺擦也擦不干净。「好了,别擦了。」苏山不慌不忙的把妈妈抱起来放在餐桌
上,掰开她的双腿,看着妈妈毫无遮掩的诱人阴部。「把酒倒上,再弄撒了饶不
了你。」苏山又拿了一个杯子,让妈妈给他倒酒,把饭碗放在妈妈两腿之间,一
边欣赏着妈妈的春光毕露身体,边吃着碗里的麵条。
「自己弄你的骚逼,老子要看。」妈妈只好颤抖着自己扒开两片肥厚的阴唇
,轻轻的用一个手指放在中间抚弄。「啊,嗯,嗯。」妈妈紧要双唇,嘴里发出
「嗯嗯」的轻叫声,苏山看着妈妈羞耻的自慰,一脸淫笑的喝着啤酒。「哈哈,
张开嘴,爷赏你点酒喝。」说着站起身,把嘴贴在妈妈的嘴唇上,用手掰开妈妈
诱人的小嘴,把啤酒混着他的口水吐在妈妈的嘴里。
「啊,不要,好噁心。」流出来的啤酒从妈妈的嘴角顺着脖子淌下去,一直
流在桌子上。苏山伸出舌头沿着啤酒流下的路线一直舔到妈妈的胸口,小腹,然
后停留在阴部,打着转舔弄着妈妈正在用手抠弄的下体,把分泌出来的淫液全都
吸进了嘴里。
「啊,不要呀,好疼。」苏山亲吻着妈妈的阴部,又用手去扣弄肥厚诱人的
大阴唇,一时有四只手一张嘴在妈妈的阴户上面亵玩着,大滴大滴的淫水,淌在
桌子上,亮晶晶的弄湿了一大片。「哈哈,吃饱了,这回让你爽个够。」苏山把
妈妈拉下餐桌,从后面把鸡巴撑开妈妈温暖湿润的阴道肆意蹂躏。
「哈哈,别光顾着爽,接着干活,把碗收拾了,刷乾净。」苏山把妈妈紧紧
的拉到身前,和妈妈已经潮红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妈妈通红发胀的阴部把他的
鸡巴卡在里面。「啊,啊,我,这样,啊,怎幺收拾呀,放开我呀。」妈妈一边
屈辱的淫叫着,一边断断续续的问他。「废话,让你收拾你就收拾。」妈妈气喘
吁吁的端起桌子上的饭碗,苏山在后面紧紧抱着妈妈的身体,边用鸡巴在妈妈的
阴道里抽动,用操逼的力量推着妈妈向前走。妈妈湾着腰艰难的在前面走,苏山
一步一步的紧跟在后面猛插,一直把妈妈送到了厨房的水池边。
「别停下,快点刷碗,向要偷懒吗?」妈妈刚把碗筷放进水池,就一下子趴
在上面,然后无能为力的打开水龙头,勉强忍耐着苏山的蹂躏,开始刷碗。「啊
,啊,刷碗了,你可以住手了吧。」只有一只碗,妈妈象徵性的沖洗了一下。「
哈哈,真是个好主妇,吃饱了,该洗澡了。你去放水。」苏山按住妈妈的肩膀,
又一边操逼,一边把妈妈往浴室那边推。
「你,你这个流氓,太过分。啊,停呀。」刚才已经射过一次的原因,苏山
这次很长久,这幺长时间都没有要射精,他用鸡巴顶着妈妈的阴道,把妈妈推进
了浴室。妈妈只好赤身裸体的左右晃动大屁股,弯下腰去刷洗浴缸,这样妈妈的
阴部和苏山鸡巴交合的样子完全一览无余,苏山低着头仔细欣赏着。
苏山的小腹撞在妈妈富有弹性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妈妈刻意夹紧双腿
,不让自己的大屁股晃动的幅度过大。虽然这样屁股只是一顿一顿的上下晃动,
但是结果这样反而增加的阴道夹紧鸡巴的力量,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不断外翻,从
里面冒出大量的淫水。
「好了,啊,你快,放开我吧。水弄好了,啊,你快洗澡吧。」妈妈终于把
浴缸擦洗乾净,又放满了热水。「哈哈,不会放开你的,洗澡当然要洗鸳鸯浴了
。」苏山说着把浴室的门关上了。「混蛋,放开我呀。啊,放开我,畜生。」伴
随着妈妈的哀嚎,是两个人摔倒进浴缸的声音,然后就是不停传出来的水声和妈
妈痛苦的哭喊声。
苏山一下午都在浴室中玩弄妈妈的身体,一直到傍晚秦弘开车来接妈妈。苏
山意犹未尽的放走了饱受蹂躏的妈妈。第二天中午,妈妈还像前一天那样,刚起
床就开始做上了家务,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快点做完,一会又要用身体满足不知道
哪个流氓的淫欲了。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今天来的还是苏山,完全就像是昨天的翻版一样
,他又用配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悄无声息的走进了进来。这一次妈妈正在阳台
,站在一个小木凳子上擦着高处的窗户。他还是悄悄的走到妈妈身后,不慌不忙
的把妈妈的红色运动裤连带里面的内裤一起拉到了妈妈的小腿上。
「啊,干什幺?呀,怎幺又是你呀,你疯了吧。在这里会被别人看到的。」
妈妈由于下半身完全暴露在阳台上,芳心大乱的惊叫起来,奋力向下拉着上身穿
的T恤,勉强把最羞耻的下体挡住了一半。「哈哈,让别人看你不说更爽?」苏山
按着妈妈的手,故意让妈妈的下半身暴露得一览无余。
「你,你变态,太过分了。」苏山见妈妈拼尽全力抵抗在妈妈肥嫩的大屁股
上狠狠掐了一把,妈妈惨叫壹声从凳子上跌落下来,正好倒进苏山的怀里。「哈
哈,你这个骚娘们,向勾引我?别偷懒,接着干活。」苏山把妈妈放开,妈妈被
他逼着又去擦下面的玻璃,紧紧夹着双腿,把赤裸的下半身当在阳台窗户下面的
墙后。
「你这臭娘们,会不会干活呀,用麻布擦怎幺好使,你那大奶子闲着也是闲
着。」说着抱住妈妈的身体,不顾妈妈奋力的抵抗和声嘶力竭的叫喊,硬是把妈
妈的上半身也扒光了,把玻璃清洁剂喷在妈妈无比饱满的双乳上,用手搓出泡沫
,然后别着妈妈的双臂,把妈妈的胸口按在窗户上。
「放开我,你这个神经病,你不得好死,放开我呀。」妈妈惊魂未定,两个
白花花就被紧紧挤在窗户上,虽然有淡淡的泡沫,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从外面完全
能看得清清楚楚。「不要呀,放开我,你干什幺呀。」妈妈的眼泪夺眶而出,虽
然这些日子一直被这些流氓蹂躏,身体也不知被多少个男人想用过了,但是她并
不想让附近的邻居发现这件事,如果万一传到爸爸的耳朵里,妈妈苦心经营的婚
姻就再也保不住了。
「哈哈,放开你可以,先擦乾净玻璃。」说着又从后面扶着妈妈沈甸甸的奶
子两侧,用力压在妈妈的后背上,把两个圆鼓鼓的大奶子压得铺在窗户上,两个
硕大的乳头也被压扁了。这个时候如果谁从外面照一张相片,肯定能拍出惊人的
效果。
「不要呀,你这个臭流氓,放开我呀。」妈妈失魂落魄的连连哀叫,但是苏
山按着她压得又扁又圆的巨乳开始在玻璃上摩擦,真的用妈妈的大奶子擦起玻璃
来。白晃晃的奶子在玻璃上晃动,本来白皙的奶子慢慢变得通红。连两个大乳头
都被磨得充血肿胀。
「住手呀,好疼,好热,不要再磨了。」妈妈疼的哀嚎,两个大奶子竟然把
窗户擦得干乾净净,看来用奶子擦玻璃真的比麻布好用。如果妈妈要是去当一个
擦窗工,天天在楼外用迷人的巨乳擦玻璃,那大楼里工作的人还真是享受呀。「
好吧,今天先饶了你,秦弘他们一会回来,我们今天要在这吃火锅,你赶快去买
材料回来。」苏山说完把妈妈的衣服扔给她,妈妈小声抽泣着穿上衣服出去买火
锅材料。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妈妈还不回来,苏山对我说,「你妈妈怎幺还没回来
,你知道她经常去的超市吗?带我去看一下。」我点点头,带着他去妈妈经常去
的超市找她。
(待续)


上一篇:我的漂亮女儿 下一篇:我也要